中安在線首頁|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中安在線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您當前的位置 : 歷史皖人故事皖人要聞

項南與抗戰時的長樂明天劇詠團

時間:2018-07-11 16:12:00

  項南(1918—1997),原名項德崇,福建省連城縣人。 1918年11月出生於農民家庭。早年隨父親項與年從事閩浙贛邊區革命根據地開闢工作。 193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為抗日救國,他幾經輾轉。 1949年2月,項南赴皖中開闢新區。新中國建立後,先後任安徽省青年團書記、華東局青年團書記、團中央書記、中共福建省委第一書記、省軍區第一政委。黨的第九屆、十屆、十一屆、十二屆中央委員會委員,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等職。

  1936年至1938年,項南曾在福建省長樂縣政府工作,先後任長樂縣園藝技術員、苗圃主任。同時,他曾和一些抗日青年組織成立了明天劇詠團,巡回演出,宣傳抗日,並得到地下黨的賞識,由福建省委宣傳部長王助親自介紹其入黨。那麼,這背後有著怎樣的故事呢?

  來到長樂

  項南(項崇德)從上海強恕園藝學校畢業後,學校對他的學業和品德評價全優。

  在1936年夏天,上海強恕園藝學校介紹項南到福建省長樂縣政府,安排他為園藝技術員,具體任務是管理縣城公園、路邊樹木和專員公署庭院的花卉草木,後來還負責管理一個擁有10多畝規模的花圃,為美化城鎮提供適時花木。

  1937年7月7日,抗戰爆發了,震撼著全國人民的心,時代的洪流激蕩著年輕一代。

  項南毅然決定投身抗日救亡運動,最初的念頭是奔向延安,但四處打聽找不到門路,心裡十分苦悶。

  創辦劇團

  一天,項南在長樂民眾教育館認識了館長陳似雲等幾位熱情的年輕人,大家一拍即合,臨時舉辦『抗日論壇』,大談抗日救亡,表達了年輕人拯救民族危亡的強烈願望,引來數百位圍觀的民眾,在社會上引發轟動效應。《星閩日報》立即作了報道,給這批熱血青年很大的鼓舞。

  項南乘勢發動群眾,團結當地文藝青年,在長樂縣城創立明天劇詠團,以民眾喜聞樂見的歌詠、戲劇,宣傳抗日救亡。

  大家推舉項南為團長,但他考慮自己在幕後推動更利於開展工作,力薦由福州青年作家陳嬰子出任團長,他退居副團長。項南雖是副團長,實際上為團裡扛大梁。

  1938年夏天,福州的青年學生張徽、阮秀雅兩人聞訊前來參加。以後,江介士、宋文與沙子以及平津流亡的大學生姚長庚、葉乃娜等也先後到長樂參加活動。除此,還有長樂縣的劉輝、林藹文、黃哲民等約共30人,聲勢逐漸大起來。

  據原劇團團員阮秀雅在1985年回憶說,項南每天晚上都到劇詠團來,經常穿著藍布工作服,臉上笑容可掬。大家都喜歡與他接近,愛聽他講抗日戰爭形勢,愛與他一起探討抗日救亡的道理。初次見面,她便感到這是一個朴素、和藹、熱情而又朝氣蓬勃的青年。……無論是教唱歌,還是導演話劇,他都很認真、很講究,他唱一句,30多位團員跟一句,直到全部學會為止,排練話劇時,他不厭其煩地為大家做示范動作,講明臺詞必須表達的感情,必須注意的抑揚頓挫的聲調,手勢身段如何配合,直到符合要求滿意為止。團員們排練節目的場地,就是在宿捨附近的一個廣場,那兒有一棵大樹,樹下拉一盞燈。在這艱苦的條件下,項南往往領著大家搞到深夜。

  籌措經費

  明天劇詠團成立後,項南積極籌措活動經費。他先拿出自己積攢的薪水,並取得當時第一行政督察專員公署專員兼長樂縣縣長王伯秋的支持,王伯秋有一個特殊的身份,他是孫中山的女婿、孫婉的丈夫。劇團又得到縣政府教育科長羅心如、會計室主任劉述周、合作指導委員會劉熾昌和朱家駒等的贊助。

  項南認為經費是辦團的頭等大事,都是年輕人自己認捐,大家生活都不寬裕,長期捐款確有困難。他在縣政府工作,知道有個『長樂縣抗敵救援會』的機構,是國民黨控制的,由政府撥巨款,養了20多個少爺小姐,沒乾什麼事,他們都是縣官們的子女親屬,也不會乾事,光領薪金。

  項南專程登門,匯報明天劇詠團創辦情況,還請他們觀看了《大刀進行曲》、《槍口對外》、《揚子江的風暴》、《烙痕》等幾場演出,這些演出感動了『救援會』,『救援會』每月撥下25元的補貼款,大家一個錢當兩個錢用,基本上解決了團裡的演出費用。

  此外,項南還爭取到了國民黨長樂縣黨部的經濟補助。

  宣傳抗戰

  『明天歌詠團』的創辦,也為項南提供了學習寫作的陣地,其宣傳組織纔華得到充分的發揮。

  他親自編寫劇本,還撰寫團歌:明天,明天,是勝利的明天。我們要救亡,我們要抗戰。為了保衛國土,我們奮勇戰斗。四萬萬同胞團結起來,把東洋日寇殲滅在明天……

  同時,項南帶領大家排練話劇、唱抗日救亡歌曲、讀書學習、討論時事等。團員們抗日救亡的精神飽滿,團結一致,努力學習,積極工作。

  項南多利用演出之前的時間,進行抗日救亡演說,介紹抗戰形勢,呼吁同胞們團結起來,實行全民族抗戰,把日本侵略者趕出去。其聲情並茂的演講,傳遞精彩的前線信息,贏得全場聽眾熱烈的掌聲。

  項南不僅兼任導演,組織排練,除了縣城演出,還深入到守軍、學校、廠礦和農村演出。有時演員缺額,就自己頂上去。在宣傳十九路軍上海抗戰大捷題材的話劇中,項南扮演報童,在臺上興奮地揮著報紙叫道:『晚報!晚報!十九路軍打了大勝仗……』滿口純正的上海腔,使他的表演更為生動、形象逼真,深受廣大觀眾的好評。

  光榮入黨

  項南的表現,逐漸引起了中共福建地下黨的關注,認為這是一棵好苗子,可以培養為發展對象。雖然中共福建地下黨並未直接資助明天劇詠團,只是間接地與其負責人項南接觸,讓這初出茅廬的年輕人感到很有奔頭。

  一位名叫王助的地下黨員不時找項南飲茶談話,引導、鼓勵他聯絡更多的進步青年參加抗日救亡活動,同時也指出他們的不足,希望他們謹慎一些。

  王助(1914—1941),又名王道助,福建省閩侯縣亭江鄉(今福州市馬尾區亭江鎮)象洋村人,1931年在上海入黨。

  為人熱情、朴實的王助,比項南大4歲,戴一副眼鏡,舉止穩重。在平時的交往中,項南意識到,王助不僅是中共地下黨員,而且是個負責人。 1938年的春夏之交,王助與他的接觸逐漸增加,像伯樂那樣,慧眼識纔,敏銳地發現了這匹『千裡馬』。項南曾經向他提出入黨的要求,但王助只是溫和地笑笑,不置可否地岔開話題。但他依舊給項南布置一些新任務,不斷在工作中考察他。

  1938年秋天,王助約項南到福州青年會面,項南以為有新的任務,便匆匆趕去。卻不料,王助以嚴肅的口氣與他作了一次單獨的長談。這時項南纔知道,王助的職務是中共地下黨的福建省委宣傳部長。

  這位地下黨的宣傳主管很欣賞這匹『千裡馬』,他一邊慢條斯理地喝茶,一邊對項南輕聲說:『實際上我們去年就注意你了。經過一年多的考察,黨組織認為你符合入黨條件,同意吸收你入黨。今後你要嚴守黨的機密,不能暴露黨員身份;我們單線聯系,你不要讓人知道我們的關系。 』停了片刻,王助語重心長地說:『前一段時間,你在劇詠團的工作是不錯的,但是過於突出,容易引起注意,以後要灰色一點,以便取得王伯秋的信任。 』

  項南鄭重地點點頭,他完全領會黨組織的意圖。王伯秋是地方軍政大員,身兼數職,是福建省第一區行政督察專員、保安司令、長樂縣長,取得其信任,對黨的地下工作是有好處的。

  項南頓感渾身來勁,增添無窮活力。王助發展項南入黨,是在秘密狀態下進行的。他曾經將此事向中共地下黨閩浙贛省委書記曾鏡冰作過匯報,省委常委王一平也知道此事。鑒於地下斗爭的復雜性,尤其是明天劇詠團的抗日宣傳活動較為引人注目,地下黨組織始終由王助—人與項南單線聯系。

  項南事事遵循組織上的指點,加入地下黨之後,他在活動中注意保持低調,多做一些幕後組織工作;有事直接向王助匯報。

  在他的影響下,劇團的團員們也開始注意做些實際工作,將抗日救亡宣傳工作穩步推向學校和鄉村。

  被迫解散

  但是,事與願違,由於明天劇詠團到處公演,在社會上引起很大的震動,既受到各界人士的贊揚與支持,也使國民黨當局惶惶不安。

  時隔不久,國民黨省黨部先派林葆忠率領省戰地宣傳服務團坐鎮長樂,後又派人來長樂調查明天劇詠團的情況,抓不到什麼把柄,他們就無中生有地造謠,稱明天劇詠團團員有亂畫亂涂、侮辱美國國旗、破壞盟幫關系;有在教堂牆外辱罵傳教士,反對宗教信仰等等罪狀……

  於是,槍打出頭鳥。1939年9月,當局首先解除項南『縣苗圃主任』的公職,理由是『不務正業,大半年來沒有做技術工作』。

  緊接著,國民黨縣黨部根據省黨部的通知發布命令,說明天劇詠團人員『成分復雜』,『有背景』,宣布『著即解散』。於是,項南、張徽、阮秀雅等先後離開長樂,沙子離開時還寫了《別了長樂》一文。

  敵人雖然利用莫須有的罪名,解散了劇詠團。但項南和劇詠團抗日宣傳活動的影響已經在長樂人民的心中播下了種子,紮下了根。

  1984年2月15日上午,中共長樂縣委、縣人民政府召開明天劇詠團團員座談會時,項南同志還蒞臨會議,與戰友們共同回顧了明天劇詠團當年的活動情況。

來源:江淮時報  作者:賴晨            編輯:錢晶
網站介紹 | 廣告刊例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中安K幣
中國安徽在線網站(中安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