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線首頁|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中安在線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您當前的位置 : 歷史皖人故事皖人要聞

明清時期徽商在蕪湖的崛起

時間:2018-05-08 10:12:00

  明清時期的蕪湖,其繁榮程度用明清筆記中明人的話形容說是『天下大碼頭』,此時蕪湖的工商業日益發展,建成區日益擴大。蕪湖的發展,徽商功不可沒。蕪湖是徽商外出經商的跳板。以蕪湖為基地,從蕪湖走向全國的徽商很多,其中最有名的當數明代的阮弼和清代徽墨四大家中的『胡開文』。

  徽州商人與蕪湖

  蕪湖是長江流域重要的商貿中心,在『無徽不成鎮』的明清時代,徽商的足跡幾乎遍及天下,地處『皖南門戶』的蕪湖,自然成了徽商風雲際會之所。徽商經常往返於蕪湖和徽州之間,也有相當多的人移居落籍蕪湖。他們在蕪湖的活動,不僅反映了明清時期徽商的努力和徽儒的鼎盛,而且也給明清時期的蕪湖歷史增添了色彩。

  古代的徽商外出經商,除了北上走蕪湖之外,還可以東走杭州,西走饒州,且北路有叢山關、新嶺關之險,而東西兩路卻有新安江、昌江、婺江可供舟楫之便,然而徽商赴蕪湖經商的興趣不減。這是因為,地處萬山叢中的徽州,北上固然需要翻山越嶺,但是東西兩路的交通實際上也不便利。徽州的地勢較高,向東向西的河流,水量甚小,水流甚急,大都不便於航行。據志書記載:徽州『川在萬山中,東涉浙江,其灘之險有三百六十,西通彭蠡,其灘之險有八十四,其嶺之危有五。』單就旅途難易而論,東西兩路實在並不比北路優越。但是兩淮的鹽利,長江的水運,北方各省發展商業的廣闊天地,都吸引著徽商。他們要想利用這些條件為其商業活動服務,就非北走蕪湖不可。據徽州府首縣《歙縣志》記載:歙縣人一般會說兩套話,一套是當地方言,用於本地人之間的交際;另一套則是近似蕪湖話的『普通話』,用以與外地人交談。這說明蕪湖是徽商重點經營的地區。

  蕪湖距離徽州不足二百公裡,是距離徽州最近的長江商埠,其間雖然有山嶺阻隔,但自古就有大道相通,交通並不困難。在古代,蕪湖就有兩條通往徽州的道路。一條是從蕪湖沿西津河(水陽江)乘船至寧國河瀝溪,然後登岸南行,越叢山關,入績溪達歙縣;另一條是從蕪湖沿徽水(青弋江)乘船至涇縣,然後登岸南行,經旌德,越新嶺關,入績溪達歙縣。蕪湖扼江控河,上可至川、鄂、贛,下可達蘇、滬;經運河可達揚州、北京。許多徽商往來於大江之上,奔走於川、楚、吳、越之間,從事商品販運活動,地處『吳頭楚尾』的蕪湖,就是徽商從事江上貿易的理想天地,又是他們遠處經商的跳板。一旦事業上立了足,便可以蕪湖為基地,進一步向長江上、下游發展,贏利四方;萬一失利也便於返回故鄉,不致坐困他鄉。

  徽商在蕪湖除了經營木材、米糧和漿染業之外,還從事鹽、茶、布、綢緞、紙張、筆墨、藥鋪、書畫、餐飲等行業。徽商為了維護同鄉在蕪湖的利益以及接待來蕪的家鄉人士,出錢修建了『徽州會館』,並捐助活動經費。清光緒末年,會館又在『新安大好園』內興建校捨,創辦徽州公學、徽州小學。建國後,改名柳春園小學。在蕪湖,徽商不僅建有豪華的『徽州會館』,而且還在青弋江邊的沿河路(原新安街附近江邊)開闢了『徽州碼頭』,專供徽商停泊船只。明清時期,徽商雄踞蕪湖商界300餘年,許多人經商致富。他們在蕪湖的活動,不僅加強了徽州與蕪湖的聯系,而且也促進了蕪湖經濟的發展。

  阮弼和漿染巨店

  阮弼,號長公,徽州岩寺人。雖然出身於殷實之家,但他的父親每每助人為樂,甚至不惜借貸錢物接濟他人。天長日久,不但耗盡了家財,還背上數百兩銀子的債務。阮弼幼時就塾讀書,後因無錢繳納學費,不得不改業學醫。可是當地習醫者比比皆是,而求醫問病者反倒寥寥無幾。眼看行醫以求溫飽是難以實現的夢想,在百般無奈的情況下,他被迫走上了經商謀生之路。

  明嘉靖年間,阮弼看到當時市場上各種染色紙供不應求,便在蕪湖開設手工染色紙作坊。當他壟斷了蕪湖的染色業後,便以蕪湖為基地,沿著長江和運河把染色紙運銷到吳(江蘇)、越(浙江)、荊(湖北)、梁(河南東部)、燕(河北)、豫(河南)、齊(山東)等地。阮弼還在這些地方設立分店,直接經銷染色紙。阮弼以客商和坐商的身份,經營著龐大的生產、運輸、銷售網,並在經商的同時,又僱工生產,成了我國古代手工業和商業結合的典型,也是資本主義在我國萌芽的典型代表。

  嘉靖年間,倭寇自閩浙登陸,一直入侵到蕪湖邊境,蕪湖的守城兵將一時束手無策,想不出應對辦法。正在這緊要關頭,阮弼挺身而出。他召集蕪湖商人中一些年輕力壯的子弟,再招攬當地的壯丁共數千人,並且殺豬宰羊舉行了誓師儀式,誓與倭寇血戰到底。由於蕪湖軍民已經做好了准備,倭寇到了蕪湖後不敢貿然進犯,只到了青弋江南岸就退兵。在這次倭寇襲擊中,其他地方都是損失慘重,而蕪湖卻安然無恙。數年後,為了長遠之計,蕪湖修築城牆。阮弼積極捐資參加修城,並且獨資修建了蕪湖西門城樓。由於西門城樓為阮弼獨資所建,為德義之舉,所以取名『弼賦門』。

  在明代,蕪湖的漿染業在阮弼精心經營下,一直旺盛不衰。他去世後,子孫承繼祖業,在原基礎上改進工藝,使漿染業有更大發展,享譽三百多年。明代蕪湖的漿染業分為生產色紙的色紙業和染棉布的漿染業兩種,染布的漿染業尤為出色。松江織布,蕪湖染色,已是當時棉布業商人的習慣做法。蕪湖逐漸成為全國的漿染中心,明代科學家宋應星在《天工開物》一書中指出,當時『織造尚松江,漿染尚蕪湖』。著名歷史學家翦伯贊在其所著的《中國歷史綱要》中說:『明代全國形成五大手工業區域,即松江的棉紡織工業,蘇杭的絲織業,鉛山的造紙業,景德鎮的制瓷業和蕪湖的漿染業』。

  徽墨胡開文沅記

  1995年出版的《安徽省志·商業志》中稱:『「胡開文」幾乎成了「徽墨」的象征』。胡開文墨業創始於乾隆三十年(1765)。『胡開文』不是人名,而是墨業的店名。胡開文的創始人是績溪縣上莊村的胡天注。胡天注先在休寧創設胡開文,後來又在屯溪開設胡開文分店。胡天注有八個兒子,他在世時曾立下分析鬮書,規定休寧胡開文墨店和屯溪胡開文分店,分別由次子胡餘德和七子胡頌德掌管執業。1852年,胡天注派下的六房懋德孫胡貞一在蕪湖南正街開設『胡開文沅記』,以『沅記』和其它胡開文區別,這是走出徽州的第一家胡開文。1870年(同治九年)前後,『胡開文沅記』已擁有雄厚的資本,先後在九江增設『胡開文亨記』、在兩江總督府所在地南京增設『胡開文利記』,派自己外甥曹認仙擔任經理;在湖廣總督府所在地武漢(漢口)增設『胡開文貞記』,派其侄兒胡祥善擔任經理;在安徽省會安慶增設『胡開文立記』,派其侄兒胡祥龍擔任經理;在蕪湖下長街陡門巷增設分店『胡開文源記』;胡貞一用『沅(元)、亨、利、貞、立』作為自己創立的胡開文的店名,是因為在《周易》中『元、亨、利、貞』四字,『元者萬物之始,亨者萬物之長,利者萬物之遂,貞者萬物之功』。將『元、亨、利、貞』和『立』(存在、生存)看作一個整體,可以表示『天』生生不息的功能,這也足見胡貞一對其新開墨店的興旺發達寄予了很大的祈望。

  胡開文沅記的銷售對象主要是書生和官場中的人物;其次是商販,他們批一筆貨,背著到鄰近縣鎮去兜售。前兩種顧客是封建統治者及其知識分子,他們需要的是高級墨,不但講究質量,還要裝潢精巧美觀,古色古香;後一種是推銷普通墨的小商人。高級墨以門市為主,普通墨以批發為主。清末民初,科舉廢除,新式學校增多,普通墨的需要量日漸擴大,胡開文沅記的銷售方式改為大宗批發。銷售區擴大至皖北皖西以及河南鄭州、開封等地,有幾十家批發戶和特約代理店。在這幾十家批發戶和特約代理店中,就有蕪湖對江安徽桐城的李潤伯。李潤伯開始是販運胡開文墨到成都銷售,1924年由於同鄉關系結識了名書法家方旭(字鶴齋),在方的支持下他在青石橋街創設了專營筆墨的商店,還與胡開文沅記立約專銷所產徽墨,使用『胡開文』的招牌,成為成都第一家文化用品專業商店,後來以它為中心,在青石橋、臥龍橋一帶,逐漸形成了成都產銷文房四寶的專業市場。

  解放以後,1956年蕪湖的四家胡開文墨店聯合申請公私合營,成立了公私合營蕪湖市胡開文墨廠,其中胡開文沅記佔其定股的百分之七十五。胡開文沅記的胡天注六房七世孫胡恩森任公私合營蕪湖市胡開文墨廠廠長,後調任市工商聯主委。公私合營蕪湖市胡開文墨廠後來先後改名為蕪湖市油墨廠和蕪湖長江油墨有限公司。

來源:合肥晚報  作者:            編輯:錢晶
相關新聞
網站介紹 | 廣告刊例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中安K幣
中國安徽在線網站(中安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