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線首頁|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中安在線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您當前的位置 : 歷史區域文化區域要聞

現代語境下的地方戲

時間:2018-04-17 16:04:47

  中國數以百計的地方戲劇種如今都已程度不同地面臨著生存與發展的新命題。地方戲以地方文化的鮮明個性、飽含著當代文化的大智慧、適應今天人們新的美學趣味融入都市之日,就是地方戲再度繁榮興旺之時。

  明代戲曲理論家王驥德曾說:『世之腔調,每三十年一變。』近代學者王國維也說:『一代有一代之文學。 』其意就是藝術應當也必然要隨時代變化而變化,繼往開來,與時俱進。應當承認,中國數以百計的地方戲劇種如今都已程度不同地面臨著生存與發展的新命題。

  近30年來,由於評獎的利益驅動,又在劇種、劇團和演員的專有之外派生出劇目的專有性。久而久之,便只見獎牌不見劇目,只見創作不見保留,只見名聲不見流傳。本文認為,就事物的發展規律而言,地方戲還沒到生命的終止期。因為廣大民眾的生活習性、地域稟賦和美感趣味等審美差異還大量存在,多數劇種的真正成熟也都不滿百年。更何況生命對環境的選擇本身就是生命持久的標志之一。為此,現在探討地方戲的生存與發展是有基礎的、必要的和有益的。

  捍衛劇種個性優化地方戲的內部生態

  一般而言,我們的地方戲都還處在自然自在狀態。一些人片面地以為我國數以百計的地方戲,其差別只在於方言和聲腔,沒有看到它實質上是一個地域、一個時代文化的產物;不懂得各地方戲的文化稟賦是千差萬別的,甚至是帶有某種唯一性的。於是,一談及提高劇種水平,就誤以為只要請來名編、名導就馬到成功。殊不知外劇種或外領域的名編、名導,由於文化稟賦的差異其實是很難進入本劇種內核的。這些年,我們看到一些所謂名編、名導走遍全國,介入了全國約半數以上的地方戲劇種,寫戲、排戲無數,但並未看到這些劇種情狀的真正改觀。不僅沒有像預期或許諾的那樣推出一批精彩之作。問題就在於這些『名』、這些『好』、這些『精彩』,不是劇種自身的光芒。故此,地方戲要進入現代語境,就必須調整內部生態,切實從自身文化中滋養出自己的編、導、演和音、舞、美人纔,讓地域文化的精髓灌滿劇種的各個細胞,統挈劇目生產的各個環節。唯其如此,劇種的內部生態纔能趨於正常,纔能協調運動,還地方戲以地方性。

  正是在這個意義上,本文甚至以為地方戲的個性恰恰應該超越語言和聲腔層面,從而彰顯出地域文化的深層內涵,顯現中華文化的豐富性和多樣性。語言聲腔其實只是外在符號,充其量是一定地域文化在表象上的凝結。隨著人口的流動、社會的變遷和教育的普及,現在的年輕人除了在特定場合外基本上使用普通話,過於小眾的地方語言正在被遺忘和消失,地方戲如果總以方言作為個性標志,其道路必然越走越窄。這也是目前許多地方戲演出時臺詞也要打字幕的尷尬所在。而這種地方個性,在觀眾聽不懂的情況下就會變得無意義。聲腔也是一樣,其最初只是某一地方戲產生區域的流行音樂,有本土成分,也有外來之音。在沒有作曲家的情況下,選擇這些『隨口可歌』的曲調作為劇種的基礎演唱音樂是自然的,這裡面其實與地方文化個性關聯不大。聲腔並不就是地方戲個性的全部,並不是各地方戲劇種的根本區別所在,而只是一個相對習慣了的符號而已。京劇的聲腔不就是『西皮』和『二黃』合成的嗎?其本身也不是京城本域的聲腔。如果在未來地方戲的發展中,我們可以突破對語言和聲腔的片面固守,地方戲將獲得更大的自由。

  由此獲得的自由,可以使我們把目光聚焦在地方戲的真正個性上,聚焦在豐富的地方文化個性的保存和弘揚上。如黃梅戲所代表的楚皖人的樂天和富於想象;越劇所代表的吳越人的細膩和富於智慧;川劇所代表的巴蜀人的潑辣和富於幽默;秦腔所代表的高原人的強悍和富於正義……除此之外,還有各地的鄉風、民俗、生活習性以及在男女飲食上的諸多差異,使地方戲成為一種地域文化和風情的載體、一種環境與人相互成就的標本。人們由此結識不同的地域和人民,感受文化的多樣。各地方戲以它的差異和稟賦匯入戲劇大家庭,而它的身後則是堅實的地方文化蘊藉。

  打造現代品格拓展地方戲的生命空間

  地方戲究其本質來說,是一定社會階段地域文化發展的產物,其時代和地域烙印是鮮明的,也是其所以存在的規定性前提和標志。完成對時代的追趕,努力打造或培育現代品格是當下地方戲的首要任務。

  從上文我們知道,以往的地方戲多為『鄉裡獅子鄉裡舞』『自打鑼鼓自幫腔』式的自給自足狀態。如果不是環境的改變,它們依然可以年復一年、日復一日地『長此以往』。然而,令它們始料不及的是環境不僅改變了,而且還變得那麼快、那麼徹底,地方戲想『以不變應萬變』的美夢已經破碎。打造現代品格就是要融入更多的現代因素,增加與今人智慧和心理水平相當的智慧含量。

  在以往的傳統戲舞臺上,我們時常可以看到『秀纔對對子』的場面。某人出上聯:『風吹馬尾千條線』,秀纔脫口而出:『日照龍鱗萬點金』。眾人齊贊『奇纔呀奇纔』。觀眾對此竟也十分認可。因為那時全社會的總體受教育程度不高,這樣的對子對他們來說就是絕對好詩了,不能也沒有必要追求更深的內涵和更好的文采。而今天,有較高受教育經歷的人遍及城鄉,可是我們的舞臺智慧並未見明顯提高,類似此種對子的淺薄的舞臺表現依然大量存在,觀眾因此倍感無聊。更何況,相當多的一些傳統戲劇目連起碼的語法修辭都不講究,諸如『雙手帶過馬能行』『轉身跪倒地塵埃』『長街上來在』等等。這些都是制約地方戲進入當代審美格局的痼疾,需要全面提昇地方戲的智慧含量。如果說劇場是課堂的話,它必定是在智慧給予和文化啟迪方面見出風采,所謂『能者為師』也。

  傳統的地方戲演出因為環境所需,各方面都比較誇張。魯迅先生就曾經描寫過『大敲、大叫、大跳』,使他『頭昏腦眩』的看戲經歷。地方戲的這些鄉野氣盡管有它發生發展存在的足夠理由,也確曾是它們的主要特色之一。但是當今的地方戲演出,除『送戲下鄉』外,基本上是在城市劇場中進行的。如今的劇場,包括偶爾下基層的廣場演出,都有比較先進的音響設備,觀眾也較以往更有素質。『大敲打叫大跳』實在是有些格格不入了。不僅是觀眾『頭昏腦眩』,而且也顯現了地方戲演出的粗放潦草。不知不覺間就門庭趨冷了。試想,今天的人們飲食服裝都講究清淡素雅、居室物用都追求簡潔大方了,『大敲打叫大跳』還會讓他們產生美感和快感嗎?難怪有人說讓戲曲回到鄉村呢!可是,我們能這樣做嗎?隨著城鎮化腳步的加快,很多鄉村已不再是昨天意義上的鄉村了,讓戲曲退守鄉村只能是死路一條。地方戲必須融入時代,融入都市。要實現這一點,就必須改變自我,變傳統品格為當代品格,完成由傳統形態向現代形態的轉變。

  地方戲以地方文化的鮮明個性、飽含著當代文化的大智慧、適應今天人們新的美學趣味融入都市之日,就是地方戲再度繁榮興旺之時。

來源:中安在線—安徽日報  作者:王長安 施曉靜            編輯:錢晶
  • 娛樂
  • 財經
  • 體育
  • 健康
  • 徽文化
網站介紹 | 廣告刊例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中安K幣
中國安徽在線網站(中安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