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線首頁|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中安在線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您當前的位置 : 歷史區域文化區域要聞

談古話今說楹聯

時間:2018-02-08 10:21:00

  姜玉峰:中國楹聯學會顧問、上海楹聯學會會長、上海碧柯詩社社長。

  黃易:交朋會友貞賢是與

  閉門靜居琴書自娛

  林則徐: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壁立千仞無欲則剛

  康有為:筆有千秋業詩專五字城

  秀麓光明講堂

  主講人:姜玉峰時間:2014年3月地點:雲南省玉溪市通海縣『秀麓光明講堂』

  主持人楊千成(通海一中原校長、著名文化學者,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

  前不久,由光明日報社,中共通海縣委、通海縣人民政府,玉溪日報社共同主辦的『秀麓光明講堂』正式在秀山腳下古樂傳習館開講。講堂通過邀請國內知名專家、學者到通海舉辦講座,以期推動文化繁榮發展。雲南省通海縣被譽為『中國楹聯文化縣』,『中華詩詞之鄉』。通海是通江達海的邊城,經千百年來中原文化、江南文化、巴蜀文化的交流影響,使通海成為一個頗具文化底蘊的小城。雲南四大名山之一的秀山就是通海傳統文化的一個縮影,人們譽之為『山林詩苑』和『匾山聯海』。秀山之特色之一就是山不在高而匾聯叢聚,所謂『無楹不聯、無壁不詩、無額不匾』。『滇人善聯』,全國著名的三樓一祠——黃鶴樓、岳陽樓、大觀樓、武侯祠中最受喜愛的名聯,都是雲南人撰寫。圍繞楹聯文化的特點和品鑒,我們特別邀請姜玉峰以《談古話今說楹聯》為題開講。

  楹聯,俗稱對聯、對子、楹帖等,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重要組成部分,是與詩詞曲一脈相承的獨立文體,是我國彌足珍貴的優秀非物質文化遺產。它具有鮮明的文學性、群眾性、時代性、實用性和鑒賞性,為中國各族人民喜聞樂見。從其形成到現在,一直具有旺盛的生命力,能適應不同時代的社會需求,成為一種無可替代的應用文體。只可惜一段時間一度勢微。在舉國開拓創新的大勢下,相信通過努力,楹聯文化的復興指日可待。

  從總書記、總理用聯說起

  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和李克強總理多次利用楹聯教育乾部,祝福民眾。這種把楹聯文化成功運用於政治生活的做法,極大地鼓舞了全國人民,特別是楹聯工作者。

  2013年11月27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山東菏澤市視察時,給市、縣委書記們念了這樣一副聯:

  吃百姓之飯,穿百姓之衣,莫以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

  得一官不榮,失一官不辱,勿道一官無用,地方全靠一官。

  這是鐫刻在河南內鄉縣衙博物館三省堂的楹聯,由康熙十九年(1681)知縣高以永所撰。聯中表述了作者對『百姓』與『一官』的理解和態度。總書記古為今用,賦予了楹聯以科學的理念和時代的精神,以此教育黨的乾部正確處理自身與群眾的關系,勤政廉政,為人民服務,造福一方。這是黨的路線教育的目的所在。

  2014年1月22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人民大會堂向各民主黨派中央、全國工商聯負責人、無黨派人士代表會議上讀春聯拜年祝福:

  (一)駿馬追風揚氣魄;

  寒梅傲雪見精神。

  (二)昂首揚鬃,駿馬舞東風,追求夢想;

  斗寒傲雪,紅梅開大地,實現復興。

  這兩副聯是廣東省梅州市征集春聯的得獎作品,公示在《人民日報》上。這兩幅作品以駿馬比喻進入新的一年——農歷馬年,以紅梅渲染喜慶,以傲雪寓改革需要的精神,從百姓的層面,表達了追求強國夢想,實現民族復興的願望。習近平總書記選讀這樣兩副對聯。十分契合會議的主旨和氛圍,從一個側面宣傳了黨的十八大精神。

  十二屆全國人大第二次會議期間,李克強總理參加山西省代表團議政會議,會上吟誦了晉祠的一副楹聯:

  同聲相應,同氣相求,同人共樂千秋節;

  樂不可無,樂不可極,樂事還同萬眾心。

  這是晉祠同樂亭聯,作者是晉祠清末舉人劉大鵬,號臥虎山人。此聯是嵌名聯,把同樂二字用順嵌、逆嵌、直嵌等手法多次嵌入聯中,引人入勝。聯作首句『同聲相應,同氣相求』集自《易·乾·文言》,泛指意見相同而互相響應,願望一致而互相幫助。古代以農歷八月初五為千秋節,同時千秋節也是詞牌名。寥寥幾個字,通過藝術加工,把同舟共濟,同心同樂的意念表達出來。而『樂事還同萬眾心』表達了與民同樂的情操。與代表們共同欣賞家鄉文化,其教育效果不言而喻。

  中央領導重視楹聯文化,在楹聯界引起了極大的震動,釋放出無窮的正能量。聯壇、媒體爭相傳達。通過學習,從中可以得到很多啟示。

  首先,中央領導在不同場合的用聯,發揮了引領作用。給全國人民帶了好頭。這是不成文的發動,是對楹聯文化最有力的褒揚,是引領弘揚楹聯文化的號角。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長鞭指處,萬馬奔騰的局面還會遠嗎?

  其次,中央領導在不同場合用聯,起到了極大的鼓勵作用。兩位春聯作者聞訊後欣喜若狂、更加堅定信念自不待說,單就近期媒體的青睞、地方黨政部門的空前重視楹聯文化就足以說明問題。

  再次,中央領導在不同場合用聯起到了撥亂反正的作用,為楹聯文化正了名。『文革』中好的楹聯書籍、好的楹聯作品大都被付之一炬。所用之聯很多摘自當紅者的語錄,或湊兩句自鳴得意但不成體統的話來濫竽充數。春聯也漸由商販在印刷廠印刷的吉祥話(大都不成聯)代替,基本上談不上傳統的節日文化。社會上很多人以為楹聯是詩歌的附屬,甚至認為楹聯不登文學大雅之堂。社會上對於楹聯的模糊認識阻礙了楹聯文化的發展,應當得到澄清。

  全面認識楹聯文化

  楹聯是由兩行簡練文字組成,能獨立表達完整意思,與書法藝術相得益彰的律文體。這是我國獨有的民族文化瑰寶。楹聯與中醫,京劇,中國畫,傳統詩詞一樣,是國粹。

  (一)楹聯文化源遠流長

  中國楹聯產自何年代,學界歷來有爭議。通常認為,楹聯始於五代,清代楹聯大家梁章鉅也持此說。文載,蜀末歸宋之前一年歲除日,孟旭令學士辛寅遜題桃符版,以其詞非工,自命筆雲:

  新年納餘慶;

  嘉節號長春。

  梁章鉅的老師紀文達認為,楹帖始於桃符,蜀孟旭『餘慶』『長春』一說最古。

  隨著資料的增多,人們對於楹聯起源的時間不斷前移。譚嗣同書中,劉孝綽(481-539)罷官自題門聯『閉門罷吊慶;高臥謝公卿』應比孟旭聯早得多。

  中國楹聯學會2010年松江會議,專題研究對聯探源。會議主流認為對聯產生於晉代,以陸雲與荀隱的口頭聯為代表:

  日下荀鳴鶴;

  雲間陸士龍。

  而《後漢書》孔融(153-208)寫有堂聯:

  座上客常滿;

  樽中酒不空。

  這又比陸雲(262-303)起源說提前了近百年。

  不管如何,楹聯起源很早,經不斷完善成熟,至明清形成高潮,這是毫無異議的。

  (二)楹聯文化具有根深蒂固的群眾基礎

  楹聯文化在國人中具有牢不可破的群眾基礎。一個人可能未看過中醫,可能未看過京劇,可能未欣賞過中國畫,而幾乎家家戶戶,人人都與楹聯親密接觸過。以春聯為例,早在宋朝我國已普及了桃符(春聯前身)。以王安石元日詩為證:

  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

  千門萬戶曈曈日,總把新桃換舊符。

  可見,桃符在北宋時期就已經深入到千家萬戶了。

  朱元璋在南京建立明朝,除夕傳旨,公卿士庶家門上要添加春聯一副。其微服視察,還為外出未歸的苗姓閹豬者親題:

  雙手劈開生死路;

  一刀割斷是非根。

  應該說,朱元璋是現代紙質春聯的發起者和推動者,起到過裡程碑的作用。同時他擴大了應用范圍。如題贈徐達聯:

  始餘起兵於濠上,先崇捧日之心;

  逮茲定鼎於江南,遂作擎天之柱。

  康熙、乾隆帝都是作聯高手,除了故宮琳琅滿目的對聯大多出自他倆之手外,神州名山佳地,無不留下他倆的聯跡。

  由此看,楹聯或出自皇廷,或出自草野;或出自名人達士,或出自平民百姓。雅俗共賞,何陋之有。

  (三)楹聯是民族文化精華的集成

  楹聯的形成與發展經歷了漫長的過程。他的自身特點如對仗工整,平仄協調,韻律合拍等,處處融合著中國傳統文化的精華。

  楹聯作品中,涵蓋了古今中文語法和技巧。在邏輯關系方面,其並列、轉折、遞進、因果、選擇、假設等等無所不包。在組句技巧方面,串組、換位、重復、連珠、拆詞、回文、頂針、歧義等無所不有。在修辭手法方面,比喻、借代、雙關、襯托、隱含、假稱等等皆可為用。析字手法更是楹聯的強項,拆字、隱字、嵌字、同旁、同韻、同聲、疊字等琳琅滿目。光嵌字又能分鶴頂、燕頷、鹿頸、蜂腰、鶴膝、鳧頸、雁足、魁斗、蟬聯、雲泥、鼎峙、碎錦、晦明等格。

  唐詩為楹聯的發展提供了無窮的養分。說楹聯脫胎於唐詩也不為過。如同與時俱進產生的宋詞和元曲一樣,楹聯與唐詩有著割不斷的血緣關系。楹聯中處處可以看到唐詩的影子。但楹聯不是唐詩。它比對仗有著嚴格要求的唐詩更靈活,更能融合新時代語言特征,更適合從不同角度表達情意。

  古人用整、儷、葉、韻、諧、度來歸納近體詩的特征。就這些特征而言。整(即每句的字數相等)是詩聯共有的。但詩句是固定的,以五七言為主。而聯是自由的,因需而定,或短或長,靈活多樣。幾個字可以,百餘字甚至逾千字也允許。儷(即對偶)是楹聯的整體要求。而律詩只規定中間兩聯用。葉(相粘)因聯只有兩句,故不存在。同樣楹聯也不存在韻的問題。諧是具有共性的。平仄、音節都要求和諧適宜。只是楹聯音節較詩豐富多彩,這就使得象『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物華天寶,龍光射牛斗之墟;人傑地靈,徐儒臥陳蕃之榻』等詩中不能用的句式,在楹聯中可隨意發揮。度、律詩要求句數,字數固定,而聯則只限句數,不限字數。

  應該說明的是,律詩中的對仗句是詩中部件,是全詩的組成部分。不一定要求表達完整的意思。因此詩中的對句不一定能成為完全意義的楹聯。諸如『兩個黃鸝鳴翠柳,一行白鷺上青天』;『三顧頻繁天下計,兩朝開濟老臣心』等,孤立摘出來單用是費解的。這與楹聯能獨立表述完整的意思是有區別的。

  (四)楹聯廣泛滲透社會生活領域

  楹聯不僅內容具有藝術性,形態也引人入勝。不同的場合,不同的用項,就有不同的楹聯。通常大家所見到的春聯只是一種。社會生活中,人們處處可與楹聯相伴。

  名勝聯為勝景增添文化的色彩。泰山等名山大川,從進大門到極頂,楹聯盈目。當人們欣賞楹聯的同時,往往受其內涵的熏染。如南天門上那副『門闢九霄,仰步三天勝跡;階崇萬級,俯臨千障奇觀』聯會把你引進路險天高的仙境,使你回味無窮。進入岳墳,遍布的楹聯會引導游客更加審視朝廷的腐敗和英雄的偉岸。送給老者的壽聯,祝賀婚姻的喜聯等為人生大事烘托了氣氛。而靈堂中的挽聯和送殯的挽幡寄托著對逝者的哀思。現在我們每到一處新闢的古建築中,往往在逼真的仿古外形中感到缺些什麼,顯得沒有韻味,很大程度上就是缺少了楹聯作品的緣故。

  具有鮮明特色的是,楹聯是有形的,是通過書法藝術展現出來的。這和詩詞是有區別的。楹聯的撰句,配上適當的書法,起到了珠聯璧合的作用。古代一副完整的楹聯作品,基本上是一人所為。自撰自書,或深沈,或飄逸,盡情揮發。元明清代流傳下來的楹聯珍品基本都是如此。

  曾幾何時,這種情況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聯與書法從一統走向了分離。撰聯的不能書寫,書寫的不會撰聯,成了現今普遍現象。名家錯字錯聯大量出現在名山大川、雅居勝地間。這是現今復興楹聯文化必須正視的問題。實際上,目前在一副楹聯中出現了雙層知識產權:撰聯者和書寫者。從而現代楹聯『創新』出了新的署簽:某某撰某某書。這在以往是罕見的。當今加強兩者結合,追求書聯合璧不容忽視。貽笑大方,謬誤流傳,良莠不齊的情況應當根治。

  科學鑒別楹聯優劣

  鑒別一副楹聯的優劣,大體要從意、辭、情、藝諸方面綜合分析。單從辭句、格律、書法等單方面觀察是很難識別楹聯的好壞的。

  (一)意

  意是一副楹聯的主心骨。詩言志,詞情長,楹聯則意厚。對聯最重要的是意聯。背離這一條不可能成為好聯。不管是名勝聯、題贈聯、喜慶聯、哀挽聯等,都是如此。如同樣是風景,濟南大明湖滄浪亭聯:『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就意境宏大,寓意寓情。而:『亂花漸欲迷人眼;淺草纔能沒馬蹄。』則說明不了什麼。還有些兩句文字,意思不相連貫,各說其事,實際也不能算作楹聯。

  好的楹聯意的容量是無窮的。這是同等字數的其他文體所不能比擬的。清末狀元孫家鼐為朱元璋做過和尚的龍興寺作過這樣一副聯:

  生於沛,學於泗,長於濠,鳳郡昔鍾天子氣;

  始為僧,繼為王,終為帝,龍興今仰聖人容。

  雲南省武定縣獅子山,傳說明第二代建文皇帝,被其叔朱棣奪位後曾在此做過和尚。寺裡有這樣一副聯:

  僧為帝,帝亦為僧,數十載衣缽相傳,正覺依然皇覺舊;

  叔負侄,侄不負叔,八千裡芒鞋徒步,獅山更比燕山高。

  兩副對聯合起來看,活脫脫地敘述了明朝三代歷史。朱元璋成長和艱辛創業,二代允炆皇帝的失落及朱棣奪位,都從聯中展現出來。筆者曾用《兩副楹聯三代史》為題,在報紙上推介過這兩副聯。聯意容量之大,於此可見一斑。

  (二)辭

  辭以達意,辭以載情。斟辭酌句是撰寫楹聯的基本功。中國楹聯學會組織力量,總結了前人聯作的經驗,出臺了聯律通則,經過試行後正式發布。這是作聯的規范要求,對社會文化活動具有現實的指導意義。

  聯律通則指出,聯的基本規則是字句對等,詞性對等,結構對應,節率對拍,平仄對立,形成意聯。這個規則,作為現代人的文化水平,是不難做到的。問題是很多人不識此體,信手而為,難免出笑話。通則對傳統對格也作了說明,劃出了寬對和允許突破基本規則的幾種情況。特別指出撰聯的避忌的問題,諸如忌合掌、忌不規則的重字,忌仄收句的尾三仄,平收句的尾三平等。通則通俗易懂,意義重大。

  撰聯要注意煉字,這和作詩是一致的。杜甫就是煉字的典范。他在詩中寫道:『為人性癖耽佳句,語不驚人死不休』。他的詩對仗別致,令人贊嘆不已。像:『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中的『濺』與『驚』,『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的『潛』與『潤』,令人叫絕。賈島也是『兩句三年得,一吟雙淚流』。他的:『鳥宿池邊樹,僧敲月下門』,用『推』還是『敲』?苦思不定,最後流傳成作詩要推敲的佳話。

  斟字酌句不是僅僅針對初學者,老於此道者更是孜孜不倦。如一門三學士的蘇東坡一家,煉字的典故就很多。傳蘇小妹曾出句『輕風細柳,淡月梅花』讓蘇東坡加一字。蘇東坡加為『輕風搖細柳,淡月映梅花』,蘇小妹評為下品。東坡又改作:『輕風搖細柳,淡月隱梅花』,蘇小妹認為還不屬於上品。追問下,蘇小妹念出:『輕風扶細柳,淡月失梅花』,並講出一番道理,聞者信服。

  (三)情

  情是詩聯的精髓,詩的源泉就是情歌。一副聯如不能以情感人則談不上好聯。現在常常看到一些聯玩弄辭藻,大話、套話、廢話成堆,讓人望而生厭。楹聯表達情感具有獨特的優勢。由於不受固定字數的束縛,節奏又可以隨用而設,故往往比其他文體更能打動人。特別是哀挽、題贈等主題聯。

  林則徐到廣東禁鴉片煙,面臨十分嚴峻的考驗。幫助出謀劃策的有之,嘲諷的有之,威脅利誘的更有之。在這種情況下,林則徐在自己的府衙掛出了這樣一副楹聯: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壁立千仞無欲則剛。

  此聯大義凜然,器宇軒昂,情理交融,剛正不阿。關鍵的大剛二字,語出孟子。孟子在論『我善養吾浩然之氣』中說道,『其為氣也,至大至剛』。聯句引經據典,纔氣非凡。更重要的是情感震撼人心。既申明以大海納川的胸懷聽取吸納各種建議,又向社會宣示,不懼怕歪風邪氣,以無欲應對邪惡。

  顧炎武一歲時,生母病重,留下三副遺聯。其一是:

  我別良人去矣,大丈夫豈能無妻?倘他年重對婚姻,莫向生妻談死婦;

  兒隨嚴父臥哉,小童子終當有母,待異日再承慈訓,須知繼母即親娘。

  對聯血淚交融,感人肺腑。據傳顧炎武後母見聯後,感動得痛哭流涕,盡職盡責地擔負起親娘的責任。試想一下,如果不是動之以情,而一味談一些倫理道德之類的大道理,不一定會起到這樣的效果。

  (四)藝

  藝是楹聯引人入勝的看點。前面所說,國語文法技巧都可以在楹聯中應用。欣賞楹聯,要注意其中的玄機,找出其巧妙之處。很多技巧,在楹聯中往往是重復疊加使用,起到美幻奇的效果。

  如乾隆皇帝視察杭州,遇到了鄉試兩生成績相當,難以判定第一、二名的問題。乾隆出聯測試。上聯為:『煙鎖池塘柳』。第一位見聯後,皺皺眉頭,告辭了。第二位苦思冥想了大半天,還是交了白卷。乾隆大喜,得意自己出了絕對,無人能對出。原來這簡單的五個字中,偏旁隱藏了金木水火土五行。因第一位考生審題快捷,乾隆將他定為第一名。

  杭州西湖周遭文化沈淀雄厚。唐朝白居易的七律,宋朝蘇軾的絕句,周彥邦的詞,人們耳熟能詳。明清朝,人們印象較深的卻是楹聯。如明董其昌冷泉亭聯:『泉自幾時冷起;峰從何處飛來。』以設問句成聯。此聯一出,直到今日,還有人試圖回答這個問題。清朝楹聯名家俞樾答聯是:『泉自有時冷起;峰從無處飛來』。俞樾妻答曰:『泉自冷時冷起;峰從飛處飛來』。俞樾女兒回答最具文學性:『泉自禹時冷起;峰從項處飛來』。意指大禹治水,項羽『力拔山兮』。此聯左宗棠等都有應答。松江女所作的岳墳聯,采用擬人的手法:『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鐵無辜鑄佞臣』。也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復興楹聯文化要從教育抓起

  當前我國楹聯文化發展形勢如何評價呢?智者見智,仁者見仁。好與壞的議論都可以聽到。我認為要實事求是。從弘揚傳統文化的角度分析,從目前社會上楹聯狀況看,不盡如人意;從發展的趨勢和改革開放以來的作為看,是值得寬慰的,且是向著理想的願境逐步前進的。我們既要看到楹聯創作水平和發揮的作用與時代不稱,同時也要看到中央領導帶頭用聯,黨政部門越來越重視,各級楹聯組織通過不懈的努力影響力越來越大,各級楹聯基地像雨後春筍出現在城鄉大地上。楹聯文化正在政治經濟文化領域發揮著令人矚目的作用。我們有理由相信,復興楹聯之夢不是幻想。

  千裡之行始於足下,要振興楹聯文化要做的事的確很多。如加強楹聯理論研究,強化楹聯文化的普及,提高楹聯的專業水平等。但真正有普遍意義的當務之急,我認為是加強楹聯文化的教育,包括學校教育和成人教育,讓更多的人認識楹聯,會欣賞楹聯、鑒別楹聯、使用楹聯,自覺發揮楹聯的作用。這樣做,無疑能夯實楹聯文化發展的基礎。

  有識之士一直極力主張加強國人的楹聯文化教育。古人幼學入門,必授以聲律韻對。國學大師陳寅恪力主大學入學考試要『對對子』,並在北京大學任教期間付諸實施。他闡明的理由是:

  1、對子可以測驗應試者能否知分別虛實字及其應用;

  2、對子可以測驗應試者能否分別平仄聲;

  3、對子可以測驗讀書之多少及語藏之貧富;

  4、對子可以測驗其思想條理。

  他在考題中擬對子出句為『孫行者』,擬標准答案為『胡適之』。學生有答『祖衝之』者,也對。

  北京大學這些年自主考試,出過對子如『北京霧鎖車迷路』等,考生認為難於上青天。然而在中國楹聯教育基地的一所初中,初二學生卻出手不凡。可見楹聯教育抓不抓,語文水平大不一樣。所以有些人認為,學校抓楹聯教育會影響正常語文教學,這個論點是缺乏根據的。調研發現,現今楹聯教學,教師、教材、教學設置等都不適應,應當在深化教育改革中認真解決。

  總之,楹聯是國粹,是仍然能為現代社會生活服務的傳統應用文體。我們應該認識楹聯,親近楹聯,用好楹聯,使楹聯文化在新時期得到長足的發展,發揮其應有的作用。

來源:光明網  作者:姜玉峰            編輯:錢晶
網站介紹 | 廣告刊例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中安K幣
中國安徽在線網站(中安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