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線首頁|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中安在線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您當前的位置 : 歷史皖人故事皖人要聞

感人心者 莫先於情:憶勁夫同志和安徽文藝隊伍的友誼

時間:2018-02-08 09:50:00

  張勁夫同志是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我對他是早有所聞,仰慕已久。解放初期,在治淮工地上,曾多次聽說新四軍二師政治部有個張勁夫,是個大知識分子,做政治工作、宣傳工作和群眾工作很有辦法。『反右』之後,又多次聽說中科院的張勁夫是個愛纔的當家人,在狂風暴雨的『反右』運動之中,挺身而出,不計自己安危,上書中央,為國家為民族保護了一大批重量級的科學骨乾,深為社科界,還有文藝界的廣大知識分子所稱道。沒有想到『文革』後他奉調安徽,先當省長,後任省委書記。這時我纔知道他是安徽人,而且就是安徽省合肥市肥東縣人。有一次在劇場聽他作報告,一口合肥話,倍感親切。據一位在省政府工作的朋友相告,說勁夫同志剛回來時到全省轉了一圈,說過這樣一句話:我們安徽人真老實,既不會要錢,也不會玩錢。我當了那麼多年的財政部長,居然沒有一個安徽乾部去找過我要項目批條子。這句話的原話是怎麼講的,我不太清楚,意思是指什麼,我也不太了解,但有一點是十分明白的:他一直惦念著家鄉的建設,一直期盼著家鄉盡快富起來。這又使我對他增添了一份敬意。這些道聽途說,使我產生了一股強烈的願望:能見到勁夫同志,當面聆聽他的教誨該有多好!沒有想到這一奢望很快地就實現了,而且是相會在省委常委會議室裡,那是在1981年的春天。但是那次見面,絕非我原來設想的那樣浪漫,相反,我是十分地尷尬,十分地別扭。坦率地說我是不想去但又不能不去。

  事情的緣由還要從『文革』說起。十年浩劫,安徽省文聯是個重災區,不僅首當其衝,而且名揚海外。劉秀山、陳登科打入大牢,賴少其、那沙接受軍管,魯彥周、嚴陣、江流、肖馬等等進了『牛棚』,老革命、老黨員和有成就的作家藝術家幾乎都成了被打倒的對象。不大的一個文聯,『反革命』竟然數倍於革命群眾。社會上的造反英雄們在它的大門口貼上一幅對聯:『廟小妖風大,池淺王八多』。也就成了污蔑文聯的代名詞。荒唐的十年,屈辱的十年。『四人幫』一倒臺,文聯同志和全國人民一樣歡欣鼓舞,他們重新拿起筆,痛批禍國殃民的極左路線,歡呼新時期的到來,特別是在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後,他們更是意氣風發,紛紛奔赴自己熟悉的工礦農村,一篇篇反映農村經濟改革的報告文學,歌唱第二個春天的詩篇,反思過去、正視現實、面向未來的小說以及電影、話劇、戲曲、美術、音樂……噴射而出。『文革』前文聯只有一個文學期刊也孵育出包括文學、藝術等不同門類的六個文藝期刊。好一個百花齊放,萬馬奔騰的局面。1981年前夕,個別刊物發表的個別作品引起爭論,遭到非議。恰巧在這個時候,我具體負責的《戲劇界》也出了紕漏,受到指責。社會上議論紛紛,傳言四起,我預感到一場風暴即將來臨!

  我是於心不甘的。『文革』前我在省文化局工作,同樣遭到『橫掃』危運。我和我的家庭深受其害,是難以用語言表達的。父母被趕出合肥,八歲兒子也成了現行反革命,我先進『牛棚』後在『五七乾校』待了十年之久,直到1979年2月纔到文聯上班。一旦重新獲得工作機會,乾勁可想而知,『批左批左再批左』成了我的座右銘,結果第十三期《戲劇界》剛剛出版,就被人告上中央有關部門,說這期刊物贊揚了有不同意見的三個劇本,沒有和上面保持一致,有自由化傾向等等,很快北京報刊上就出現了批判文章。這些情況當然引起我們的思想波動,不安、不服和緊張是兼而有之。正是在這個關鍵時刻,省委出面了!也正因為如此,我纔見到了仰慕已久的張勁夫同志。

  安徽省委對文聯刊物發表的文章所引起的批評和非議非常重視。省委第一書記張勁夫同志在百忙之中親自召集會議,邀請省文聯黨組同志和有關負責同志座談。會議在省委常委會議室進行,參加會議的還有省委分管書記,省委副秘書長和省委宣傳部負責同志。勁夫同志的開場白著重講了兩點:首先肯定省文聯同志在貫徹執行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做出了可喜的成績;同時,希望文聯同志振作精神,總結經驗,正確對待各方面的批評意見,把我們的工作做的更好。然後就請文聯同志發言。會前氣氛十分緊張,我們個個嚴肅以待。勁夫同志的幾句開場白,會場稍許活躍起來。在勁夫同志的啟迪下,黨組的賴少其、陳登科、那沙等首先發言,有的做了檢討,有的做了說明,表示一定遵照省委指示,總結經驗,做好工作。隨後江流、魯彥周、嚴陣等也就刊物存在的問題和當前的創作情況談了自己的看法。上午我沒有發言。散會時,參加會議的省委副秘書長歐遠方是我的老領導,問我『為什麼不發言?』我說『講了有用嗎?』他說『現在的情況不同於過去,你要相信省委,勁夫同志出面找你們座談就是要解決問題,機會難得,中午准備一下,下午爭取發言,不要有顧慮,態度要誠懇。』下午發言時我倒是做了『撤銷職務,調離編輯部』的准備,敘述了我和我的家庭在『文革』中的遭遇,由於存在著偏激情緒,在刊物發表了一些不適宜的文章,不利於安定團結的局面,但我們是堅決擁護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精神的。我甚至說出這樣一句話:『沒有三中全會,就沒有今天的文聯,也沒有我的今天。』勁夫同志聽到這裡哈哈笑了:『所以呀,我們大家都要珍惜今天,這個今天是得來不易的。』

  我們一個接一個地講完,已經是下午五點多了。最後請勁夫同志講話。看來他很高興,講形勢,講任務,講大局,講原則,充滿感情,親切感人。我至今還記得他說的兩句話:善於總結的人是最聰明的人,敢於接受教訓的人是最勇敢的人。這真是言簡意賅,尤其是在當時,寓意深長,有鼓勵有期盼。大家聽了心情舒暢,感到收獲很大,原來的緊張空氣一掃而空。在我們離開會議室時,他和我們一一握手,對年紀較大的同志一再囑咐『保重身體』,對我們小一輩的則說『好好乾!』走出省委大院,一位老同志纔對我們說:『這就是勁夫同志的工作方法,既堅持了原則,又化解了矛盾;既解決了問題,又保護了作家藝術家的積極性。』聽到這裡,我放慢了腳步,突然想起了『反右』後中科院知識分子對勁夫同志的種種評論。一句『好好乾』撥開了我心中多日的疑團,一股暖流湧向心頭,我的眼睛濕潤了!

  勁夫同志召見之後,省文聯大院又恢復了往日的熱鬧景象。幾天之後的一個下午,又出了一件我們意料不到的事情:勁夫同志專程到省文聯來了,一下車就說『我來看望大家。』在家的同志聞訊立即圍了上來。歡迎、握手、問好,機關頓時沸騰起來。當時文聯沒有會議室,主席、副主席也沒有一間像樣的辦公室,大家圍著勁夫同志擠在二樓一間大辦公室裡,過道和上下樓梯都站滿了人。在省文聯主席、黨組書記、著名書畫家賴少其的提議下,勁夫同志就在辦公室即興作了講話。一講就是三個小時,有理論,有實際,生動活潑,妙趣橫生,引起一陣陣掌聲。勁夫同志講完話,在大家的簇擁下下了樓,和大家握手告別。我們看著勁夫同志上了車,緩緩駛出院子,真是心潮澎湃,熱淚盈眶,久久不能平靜。這是歷屆省委第一書記第一次到文聯看望大家,第一次在文聯作報告,講得那麼平易,那麼深刻,那麼感人!而且又是在這個時刻!一次會議,一次講話,和風細雨,平等交流,穩定了形勢,澄清了思想,激發了無窮的創造力。這充分表達了省委對文聯的關心,也充分表現了勁夫同志高超的領導藝術。古人說:『感人心者,莫先於情。』真是至理名言。

  春去夏來,安徽文藝工作者的辛勤勞動終於結成了豐碩的果實。僅僅是文學界就美不勝收。魯彥周的小說及其改編的同名電影《天雲山傳奇》分別榮獲文化部舉辦的中篇小說一等獎和中國電影家協會舉辦的首屆電影金雞獎;張弦的《被愛情遺忘的角落》榮獲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公劉的《沈思》、張萬舒的《萬裡風雲錄》、梁如雲的《湘江夜》、韓瀚的《重量》、梁小斌的《雪白的牆》和劉祖慈的《為高舉的和不舉的手臂歌唱》分別榮獲全國中、青年詩人優秀新詩獎;張鍥的《熱流》榮獲全國優秀報告文學獎……捷報接踵傳來,文藝界奔走相告。六月六日,省委、省政府特地在省委小禮堂召開『安徽省文藝界慶賀文學創作獲獎大會』,張勁夫、顧卓新、周子健等領導同志興高采烈地出席了大會。勁夫同志代表省委、省政府向獲獎同志表示熱烈祝賀,並作了重要講話。獲獎代表魯彥周、張鍥、張萬舒也在會上講了話。會場氣氛十分熱烈,詳情記不清了。但是勁夫同志講的最後幾句話我是忘不了。他說:『安徽文藝隊伍,是經過考驗的,是有戰斗力的,是勝利之師。』特別是『勝利之師』這句話,會後在休息室,他又對魯彥周重復了一遍:『你們是勝利之師!』真是感人肺腑。

  經過這一春一夏,勁夫同志和文聯許多同志建立了友誼,做了朋友。使我們進一步感受到勁夫同志和省委、省政府對文藝工作的關心、愛護和支持。最近看到勁夫同志在九十高齡寫的一篇文章,題目叫《我也是『兩頭真』》。是的,勁夫同志也是性情中人,待人以『誠』以『理』以『情』,具有長者風范、學者風范,一個老無產階級革命家的風范,確實是一個『兩頭真』的老領導好領導!

來源:中安在線  作者:柏龍駒            編輯:錢晶
網站介紹 | 廣告刊例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中安K幣
中國安徽在線網站(中安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