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線首頁|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中安在線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您當前的位置 : 歷史皖人故事皖人要聞

謝蔚明:從陳瑤湖私塾生到全國知名報人

時間:2017-12-27 16:46:00

  少年失怙學徒期間不忘自學

  謝蔚明,1917年出生在今陳瑤湖鎮水圩村。據清.光緒三十二年重修的謝氏宗譜記載:水圩謝氏系舊桐誠東鄉望族。其先祖來自徽洲(地名,即黃山市一帶)。到了宋朝時四十世祖仁溥公遷桐城之高蹊裡。最早遷居水圩的是明朝宣德年間的五十世祖庸公。迄今已五、六百年矣。水二謝氏祠堂還保留一塊『懷遠將軍』的牌匾,指的是水圩謝氏四十六世祖克明公。據了解,水圩的得名一說是謝氏一位先祖叫謝水圍。另一說是水圩四面被水圍困,彼時的水圩村前村後是東西寬十餘公裡、南北長約二十公裡的陳瑤湖。解放後,圍湖造田,只餘3萬畝。

  水圩所在的舊桐城東鄉一帶,至今還流傳著這樣一句話:窮不丟書、富不丟豬。不僅如此,這一帶還有尚武之風,清咸豐年間的水圩人謝依俊能夠單手托石磨作茶盤給客人端水,後列『三十六名教』之一。謝蔚明家境較差,但他的父母仍把他送到私塾。不幸的是,到他十四歲時,便遭到喪母之痛,因家貧而輟學,經人介紹,到附近江心洲大通和悅洲舒復興布店當學徒謀生。次年,他的父親又不幸去世。年少失怙,謝蔚明沒有沈淪,反而更加自強不息。當時,布店收購了大量《申報》、《新聞報》當包裝紙,他對這些報紙視之如珍寶,如飢似渴地閱讀這些舊報紙上的副刊作品,並開始學習寫作,嘗試向報刊投稿。

  投身軍營參加南京保衛戰

  謝蔚明的表兄徐良復,在武漢任亞細亞油棧『華人總管』,也就是買辦,他好不容易替謝蔚明弄到了一份看管倉庫的工作,月薪16元大洋,可謂不低。但是,『1937年,「七七」蘆溝橋事變,我訂的《武漢日報》送來,我一邊看報,一邊流下熱淚,還捏起拳頭捶打桌子。我痛恨日本鬼子侵略,又為中國軍隊奮起而激動。強烈的愛和恨的感情交織在一起,使我決心把青春、熱血獻給抗戰。』(《蔚明先生自傳》)他毅然捨棄了好不容易得到的不錯的工作,同年九月,考取教導總隊(即黃埔軍校16期),當上一名上等兵,開始軍旅生活,參加了南京保衛戰。

  謝蔚明在《亦懮亦喜話平生》中寫道:『城破之日,奉命突圍,先後從下關、八卦洲鮮血染紅的江面和浮屍中,在敵艦監視下突圍逃生。』他在2000年寫成的《我所親歷的南京大屠殺》一文中,對當時的描述更加詳細:『「八一三」淞滬抗戰揭開全面抗戰序幕。一個月後,我帶著抗日救亡的激情走上東戰場,在南京教導總隊入伍,當上一名新兵,時年20歲。我所在的連隊擔任南京太平門到中山門一線防務,士氣高昂,下定決心要與陣地共存亡。不料12月12日夜晚,突然奉命撤出防區,從和平門城頭縋城下到城外。一牆之隔,改變了人際關系,在城內,軍紀嚴明的戰斗集體,一到城外,變成一盤散沙,誰也顧不得誰。我成了失群的孤雁隨著人流湧向下關江邊。天色微明,擁塞在下關數不清的官兵,萬頭攢動。我碰上連隊一伙伴,彼此合作找來一些木料,綁成木筏,放流大江,目的地是北岸浦口。我們錯把八卦洲當成浦口,剛剛放棄木筏上岸,猛然機關槍聲大作,槍彈當頭掠過。原來是一艘日本軍艦飛速開來,一邊航行一邊開動機槍,我身旁的士兵下巴中彈流血不止……』

  謝蔚明在八卦洲上躲避了數天,無法脫身。而且,日軍已經發現了八卦洲上藏有大量中國官兵,派軍艦嚴密監視江面,每到夜晚,敵艦就啟動探照燈,一旦發現有人偷渡,就用機搶掃射,中彈而亡者慘不忍睹。

  一天夜晚,大霧彌天。謝蔚明忽然發現一條民船停在江邊,船上坐著二三十個軍人,因人多船擱淺在岸邊開不動。船上軍人要他把船推動,作為上船的條件。他不顧寒夜水冷推船,等到江水浸到頸脖子,船動了。船上的人將他拉上船,老船夫搖動雙槳駛向江心,最緊張的是穿越敵艦封鎖線。一夜江風,謝蔚明渾身濕透。但他愣是挺住了,後來也沒有生病,他說,這與小時候習武的底子和當時年輕分不開。天亮時分,他踏上蘇皖兩省交界的土地,就這樣奇跡般地脫險了。他後來聽說,日本侵略者登上八卦洲燒殺掠奪,所有被俘軍人在江邊站隊,用機搶掃射,然後沈屍江中。

[1]  [2]  下一頁  尾頁
來源:人民網  作者:            編輯:錢晶
網站介紹 | 廣告刊例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中安K幣
中國安徽在線網站(中安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