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線首頁|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中安在線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您當前的位置 : 歷史黨史頻道共產黨人

新四軍人物傳丁繼哲

時間:2017-08-11 16:05:00

  丁繼哲,安徽無為縣觀音鄉人。1918年9月,他出生在一個佃中農家庭。1928年上了村裡私塾,後進入縣城一位清代舉人辦的學館攻讀,1937年讀書結束。在私塾裡,讀了論語孟子四書、綱?史書、唐詩宋詞、《古文觀止》等,學習成績優異,受到老師和同學的贊許。10年間他勤學苦讀,和外界沒有什麼聯系,只想完成學業,將來能做個教師,不負父母和祖父的希望。

  一

  1937年,經丁氏家族的族長介紹,丁繼哲當了族辦襄川小學教師。同校的教師何際堂、周心撫,於內戰時加入中國共產黨,曾被國民黨逮捕入獄,出獄後從事教學。他倆對丁繼哲非常親近關懷,不斷給灌輸革命思想,推薦閱讀魯迅、矛盾、郭沫若等人的作品。抗日戰

  爭爆發後,他們積極宣傳抗日,先後又推薦學習中共《抗日救國十大綱領》和毛澤東《論持久戰》等書。在這些教育啟發下,丁繼哲的思想認識發生了革命性的變化,認為中共的抗日主張是正確的。

  日寇侵佔南京後又侵佔蕪湖,和無為僅一江之隔。1938年1月,日機就開始對無為城轟炸,接著鄰近的和縣、含山、巢縣被日寇侵佔,縣南的長江有日寇艦艇橫行。無為縣的東、南、北三面已受日寇包圍,隨時可能成為淪亡區。丁繼哲所在的小學也停學了,他和其他教師在農村做抗日宣傳,並推薦本縣進步人士呂惠生為首,組織『無為縣人民抗日自衛委員會』,准備建立抗日武裝。但這一行動受到國民黨政府的阻止,未能成功。

  為了抗日救國,丁繼哲和縣城一些知識青年離開無為故鄉,長途跋涉,奔赴湖南長沙,尋找抗日救國的道路。在長沙住進了徐庭瑤設立的收容無為流亡青年的招待所,徐是無為人,曾任國民黨的軍長、集團軍司令,此時他領導辦機械化軍事學校,正在招生。丁繼哲報了

  名,但他是讀私塾的,英文和數理化未及格,所以未被錄取。於是他和無為流亡青年方紹驊、丁子介等找了八路軍駐長沙辦事處,要求投奔延安。辦事處劉恕主任親切接見了他們,表示歡迎。當時武漢保衛戰正在進行,去延安交通已經斷絕。因此,建議他們去安徽皖南,投

  奔新四軍軍部,那裡需要抗日人員。

  聽了劉恕的介紹,大家要求回安徽參加新四軍,劉恕當即寫了介紹信給新四軍軍部。丁繼哲等離開長沙,經株州到南昌,走浙贛路到衢州,再翻山越嶺進入皖南,先回到無為。這時無為的抗日形勢大好,進步人士胡竺冰任縣長,呂惠生任秘書,縣裡許多青年參加了工作。

  丁繼哲和丁子介、方紹驊會見了新四軍四支隊第二游擊縱隊政治部主任黃育賢(桂蓬)、縣委書記胡德榮,受到了熱情歡迎,當即分配工作。

  二

  丁繼哲被分派去農村組織農抗自衛隊,並任隊長,不久編為巢無邊區游擊隊,隸屬新四軍江北游擊縱隊。隨後與蔣天然游擊隊合並,編為江北游擊縱隊第九連。丁繼哲又調入襄安鎮襄川小學任教師,1939年2月,由校教導主任、中共區委書記阮振礎介紹加入中國共產

  黨,很快擔任區委委員、鎮黨支部書記。襄川小學成了區委工作之地,縣委書記胡德榮常來校布置檢查區委工作。因此引起國民黨的注意,鎮長翟濤點了阮振礎、丁繼哲的名,並宣布教師一律加入國民黨,否則不得任教。

  縣委決定將阮振礎、丁繼哲調出學校,任命丁繼哲為縣委領導的部隊新三連連長。1940年初,新三連編入江北游擊縱隊,丁繼哲調任縱隊教導隊指導員。這年4月,國民黨在無為大肆反共,調集重兵圍攻江北游擊縱隊司令部。為了維護國共合作,江北游擊縱隊、舒無地委、無為縣委,奉命撤出無為往淮南。經地委決定,縣委活動於和含巢地區指導無為工作,由縱隊派出一部分武裝給縣委重新建立新三連,調丁繼哲任連長、指導員。

  三

  江北游擊縱隊、地委、縣委撤出無為後,國民黨更加實行反動統治。二區區委書記雷文、游擊隊沙德軒、陳孝如等活動在縣的邊緣百官圩。初夏的一個深夜,受到日偽軍的包圍,雷文、陳孝如兩人,連同兩位同志親屬,被捕入運漕日偽據點,需要很多錢營救。縣委此時

  經濟十分困難,戰士們連吃飯穿衣都成問題。經過研究,由丁繼哲領導的新三連夜襲銅城閘鬼子據點,打開鬼子洋行。此戰打得很出色,奪得一批貨物,其中有布匹和日用商品,一批錢款,還有9頭耕牛,這些戰利品給戰士們解決了夏衣。錢款交偽保長用於營救,被抓去的雷文、陳孝如等4人得以全部脫險。

  自1940年4月,國民黨頑固派在無為破壞國共合作,發動了反共戰爭後袁新四軍江北游擊縱隊、地委和縣委撤出了無為。日寇乘機行動,於7月17日一舉侵佔無為城鎮,國民黨軍隊未作任何抵抗,棄城西逃去黃姑閘和三公山。無為城鄉成為日寇鐵蹄下的淪亡區,日軍立即建立日偽政權,迫使無為人民過上了亡國奴的生活。

  縣委書記胡德榮率部回到無為領導抗日,丁繼哲率新三連隨縣委回無為,開展黨的抗日救亡活動。先到無東三區,接著到無南二區和無西北四區五區,縣委首先恢復區委和地方黨的工作,組織發動農抗會堅持抗日。打擊日偽政權,只允許在日據點近處的偽政權暫時存在,

  對偽保長約法三章,要他們真心對我,假意對敵。新三連積極開展游擊,襲擊下鄉的日偽軍,打擊與日偽勾結攔路搶劫的武裝匪徒,在運漕據點附近的魏家渡設伏,捉住他們。在宋廟鄉鄒村,收繳了國民黨三區公所的逃亡武裝。因此打開了無為的抗日局面,縣委首先建立無

  為第三區人民政府,這是黨在無為建立的第一個區級政權。經過斗爭新三連發展成立無為縣大隊,丁繼哲任大隊長,胡德榮兼任大隊政委。大隊下轄3個中隊,一中隊隊長周福正,二中隊隊長呂多端,三中隊隊長陳克士,在縣委的領導下迅速打開了無為抗日新局面。1940年冬,成立和含巢無聯合辦事處,丁繼哲任辦事處軍事科長兼縣大隊長。1941年5月成立無為縣人民政府,設縣自衛總隊,丁繼哲任總隊作戰參謀,主持參謀處的工作,領導無為地方抗日斗爭。

  四

  塔橋,地處無為縣城至襄安鎮的中間地段,各相距20華裡。日寇侵佔縣城和襄安鎮之後,特在塔橋設立據點,構築碉堡工事,常駐一個班日軍,以控制縣城至襄安鎮交通線,對我抗日根據地的南北交通,構成了嚴重威脅。為了拔除塔橋據點,我軍多次作了研究,認為據點工事堅固,難以攻破,加之離縣城和襄安鎮較近,日寇可以及時支援,故戰斗必須速戰速決,否則就會受到內外夾擊。為此我軍以強攻和智取,三打塔橋,取得了兩戰成功,收復了塔橋。

  第一次打塔橋是1941年秋,丁繼哲領導無為縣大隊二中隊,在歐大勝隊長的指揮下發動進攻。日軍憑借碉堡工事堅固和火力強烈,固守待援。經過激烈戰斗,我軍攻打未能奏效,撤出了戰斗。這次雖未打下據點,但打擊了日軍的氣焰,二中隊也受到實戰的鍛煉。

  第二次打塔橋是1942年3月,新四軍七師五十七團打的,丁繼哲領導的無為縣大隊區武裝起了配合行動。戰前爭取偽鄉長設家宴『慰勞皇軍』,鄭福生參謀長率一支精乾隊伍埋伏偽鄉長家,酒宴開始後,日軍大吃大喝,鄭參謀長率隊乘機出擊,全殲日寇,搗毀據點,此戰奪得長槍10餘支,機槍1挺,擲彈筒1個。我軍無一傷亡。縣區部隊分頭警戒縣城和襄安鎮的援敵,保證了打塔橋的戰斗勝利進行。

  第三次打塔橋是1945年4月,縣總隊派第二連攻打,丁繼哲是總隊的副總隊長。經過研究,利用鬼子保長的關系,乘日軍要民夫重建據點工事之機,消滅敵人。二連連長魏明章、指導員吳中輝,率精選的戰士23人充作民夫,通過偽保長帶進據點做苦力。他們每人帶一把鐵鍬,乾挖土的苦力活,暗自分工每兩人對付一個日兵鬼子。日軍見這些苦力乾得很好,也就放松了警惕。這時魏連長、吳指導員一聲令下,同志們揮起挖土鐵鍬,同時打向日本鬼子,如同砍瓜切菜一般,鬼於兵被打得腦袋開花,全部倒在血泊中。當即奪取了長槍、機槍、

  擲彈筒和幾萬發子彈,搗毀了據點。

  駐在縣城和襄安鎮的日軍,既感到駭怕,又惱羞暴跳,寫信威脅,揚言要火燒塔橋周圍60裡。丁繼哲向七師司令部作了報告。根據新四軍七師曾希聖政委指示,他給襄安的鬼子寫了回信,表明我們已做好迎擊鬼子兵的准備,叫鬼子兵有來無回。這時縣總隊在襄安據點外圍埋下了大量地雷,迎擊鬼子到來,但日本兵也只是說說大話,實際是不敢輕舉妄動的。

  五

  橫步橋是無為縣城去西北鄉一個重要通道,距縣城約10餘華裡。日寇在橋邊也設立據點,駐有一股日偽軍,控制交通,對我新民區、南蘇區不斷侵擾。日偽軍經常出據點進農村,搶劫掠取雞禽肉蛋食物,找花姑娘。人們過著極其險惡的生活,對日寇恨之入骨。

  1943年3月間,日寇糾集重兵圍剿我巢無抗日根據地。在區黨委的領導下,新四軍七師主力和黨政領導機關跳出了日偽軍的包圍,到外線打擊敵人。

  為了配合粉碎日偽軍的圍剿,丁繼哲率南蘇區中隊配合縣總隊,對橫步橋日軍據點發起了火攻。戰斗於夜間進行,戰士們帶著柴草、煤油潛入到據點的碉堡腳下,縱火焚燒,使日偽軍措手不及,嚇得丟棄據點,倉皇逃入縣城。這次日本兵對我根據地『掃蕩』撲了空,日

  偽控制區又遭我軍襲擊,終以失敗而收場。

  1944年春,天寒地凍。無為縣日偽特務郭金彪妄圖搞垮我無為縣總隊新民區中隊,用重金收買該隊謝有應,郭說如能帶隊投降『皇軍』,可以得到重金獎賞,還能當上重要官職。

  謝有應立即向中隊黨組織作了匯報,經新民區委研究決定,將計就計打擊敵人,區中隊向縣總隊作了報告。謝有應按照中隊和區委的指示,與郭金彪再次秘密會見,答應率1個排隊伍,攜輕機槍1挺,長槍28支,『投降皇軍』。但需夜間行動,城中要派軍隊到城外接應。郭金彪聽了非常高興,雙方又具體研究了行動方案,保證按計劃行動。為消除疑慮,他倆又燒香磕頭,結拜為生死弟兄。

  謝有應回區中隊又向黨組織作了匯報。區委立即和附近的駐軍我七師五十五團首長聯系,請求以伏擊戰消滅出城接應的偽軍,團首長接受了這一請求。

  郭金彪回城向日偽頭目作了報告,日軍聽了也很高興,把接應的任務交給偽軍大隊執行。

  『投降』和『接應』的夜晚到了。新四軍七師五十五團派出1個營,由營長鄔蘭亭率領,於離縣城約5裡的叉陽口設伏,組織火力嚴陣以待。區中隊配合主力行動,參加戰斗。這是一個冰雪的寒夜,地面積有皚皚白雪,為了不讓偽軍發覺我軍的設伏,指戰員們都翻穿棉

  衣臥伏雪地,棉衣白布裡子和雪的白色成為一體,因而設伏沒有被敵人發覺。接應的偽軍有兩個中隊,由偽大隊長王傑義率領,出了西城門向北到了叉陽口。突然我軍機槍步槍猛烈開火,偽軍紛紛倒下或逃跑,大部分舉手交槍,乞求饒命,一部分在夜色中逃回縣城。大隊長

  王傑義當了俘虜,經過教育放他逃回縣城。這一仗打得乾淨利落,消滅偽軍百餘,繳獲長槍百餘支,我軍無一傷亡。

  六

  1945年夏,新四軍軍部決定支援七師,派三師獨立旅來到無為,在七師的領導指揮下,發展皖中(江)地區的抗日戰爭。獨立旅來七師時間不長,但打了兩次對日偽的重要戰斗,打出了我軍的威風,丁繼哲領導的無為縣總隊和區中隊,起到了配合戰斗的作用。

  l、血戰黃龍崗

  1945年6月,淮南鐵路沿線日偽軍100餘人槍,與無為黃雒河鎮日偽軍相勾結,偷襲無為邊區黃龍鄉。剛來無為的新四軍三師獨立旅派出1個連,以黃龍崗為陣地,阻擊入侵的日偽軍。戰斗進行很激烈,獨立旅的連隊在魯大隊長指揮下,一次次打挎敵人。日偽軍受到很大殺傷,縣區地方武裝從敵人背後進行襲擊,獨立旅增援隊伍很快就會到來,因此日偽軍狼狽逃跑。此戰獨立旅的連隊也有一些傷亡,魯大隊長在指揮中英勇犧牲,當時《大江報》還介紹他的生平和戰斗功績。

  2、收復無為城

  1945年8月15日,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戰爭徹底失敗,宣布投降,但入侵無為的日寇拒絕向新四軍交槍。根據黨中央毛主席指示和朱總司令命令,我新四軍第七師和皖中軍民,向日偽軍發起了全面進攻,三師獨立旅攻打無為城的日偽軍,丁繼哲領導縣總隊和區中隊配

  合獨立旅投入戰斗。8月16日的夜晚,攻城戰斗開始,守城的偽軍在強大攻勢面前交槍投降,獨立旅勝利進入無為城。我地方武裝進城搜捕逃散的敵偽,打開牢獄救出百餘坐牢人。鬼子兵逃入徐家花園據點和西城塔中,負隅頑抗,最後隨江邊鬼子大隊接應逃往蕪湖。

  古老的無為城,從1940年7月17日被日寇侵佔,至1945年8月17日我軍收復,歷時五年零一個月。這是一段充滿屈辱、飽含血淚的歷史,更是一段英勇戰斗流血犧牲保衛國土的歷史,是永遠留在無為人民心中的痛心歷史。

  七

  望城崗,地處巢縣城南的近郊,是一座不高的土山,四周地勢低平,它居高臨下,一覽無餘,是對付巢南山區抗日根據地的前哨陣地。巢縣城是日偽軍從蕪湖到合肥的中轉站,軍事地位重要,望城崗是巢縣城的外圍屏障,所以守衛巢城必須守衛望城崗.因此日偽在望城崗設立重要軍事據點,構築強固的防御工事,同巢城互為犄角,派重兵駐守,易守難攻。

  1945年在日寇投降前,我皖中區黨委和新四軍七師決定,在巢無首先攻打望城崗。譚希林師長親自指揮,參戰部隊以七師五十五團第三營、五十六團、師特務營為主攻。派兩個營在望城崗西北設伏,消滅巢城的來援之敵,巢無獨立團於望城崗東面設伏,打擊從東關、林頭的援敵。丁繼哲領導縣總隊和區中隊參加戰斗,還有地方民兵的擔架運輸。

  8月10日下午,我軍向望城崗偽軍據點發起進攻。在我軍強烈攻擊下,偽軍不敢對抗,全部龜縮於碉堡工事裡,固守待援。果然不出我軍所料,巢城偽軍派3個營兵力出城援助望城崗守敵,當即受到我伏兵殲擊。另一路援敵受到我巢無獨立團的殲擊。這時部隊從四面對望城崗發起總攻,打破據點,戰斗勝利結束。此戰共殲敵800餘人,俘偽團長以下偽軍500餘人,繳獲輕重機槍30餘挺,長槍400餘支,對皖中地區日偽軍起了重大威懾作用。

  抗戰勝利後,無為縣總隊編入七師二十旅六○團,丁繼哲任團政治處主任。不久七師奉命北撤至山東,成為華東野戰軍,打棗莊,全殲日偽軍1個縱隊,這是對日偽軍的最後一戰。

  棗莊是山東一個重要煤礦區,抗日時期是『鐵道游擊隊』對日偽進行戰斗的地區。盤踞棗莊的日偽軍王繼美部,是魯南抗日軍民的死敵,惡貫滿盈,罪行累累。我北撤山東的新四軍七師二十旅五十八、五十九、六○等3個團,奉命包圍了棗莊王繼美部,攻下外圍據點,

  偽軍困守棗莊一些建築裡。這時遠在徐州的國軍說,王繼美部已收編為國軍一個師,並派十九集團軍副參謀長王綱進入王偽部指揮偽軍行動,又由徐州派飛機給運送大量武器彈藥及軍用物資,構築了防御工事,同時軍事停戰小組下達了停戰令。因此我軍對棗莊王繼美偽軍只

  作包圍,不能進攻。1946年停戰破裂,6月9日黃昏,我七師二十旅其中有丁繼哲的六○團對王繼美偽軍發起進攻,至1O日晨7時結束,全殲偽軍5000餘人。偽軍頭子王繼美率特務大隊30O餘人,鑽入礦區地下一條坑道,再從一個遠離礦區的洞口鑽出來。我軍和民兵已預伏洞口,將特務大隊全部殲滅。指揮偽軍行動的國民黨十九集團軍副參謀長王綱、偽軍頭子王繼美、偽旅長兼預定專員鮑國安,均被活捉。

  全殲棗莊偽軍的戰斗已勝利結束,蔣軍運輸機從徐州運送軍用物資到棗莊仍往來奔忙。因為戰斗開始前,丁繼哲的六○團一營營長季鴻、三營教導員楊傑,接受了七師政委命令,在全團攻入偽軍據點後已將偽軍電臺和報務員控制了。這時曾政委用敵軍指揮官名義致電給

  徐州綏靖公署,請求供應彈藥用品,要報務員發報。因此蔣軍飛機從10日上午7時直至下午17時,不斷向棗莊空投軍用物資,成為我軍的戰利品。

  棗莊戰斗勝利結束後,全國內戰爆發了。新四軍七師二十旅奉命編入新四軍六師十七旅,丁繼哲任五十一團副政委兼政治處主任,先後轉戰蘇北山東,參加了漣水保衛戰、魯南戰役、萊蕪戰役、泰山戰役、南麻戰役、臨朐戰役、孟良崮戰役。進軍豫皖蘇,丁繼哲任潁阜縣委副書記兼縣總隊政委,南下大別山任六安縣長、縣委書記、獨立團政委,繼續指揮地方武裝。

  建國後,丁繼哲歷任合肥市長、市委書記,省勞動局長、黨組書記,省委工業部副部長,省重工業廳長、黨組書記,省經委主任、黨組書記,馬鞍山鋼鐵公司黨委書記、兼中共馬鞍山市委書記,淮南市委書記兼革委會主任,中共蚌埠市委書記兼人大主任,省政協副主席。

  1990年離休,任安徽省新四軍歷史研究會常務副會長,享受正省級醫療待遇。

來源:中安在線  作者:方一清            編輯:錢晶
網站介紹 | 廣告刊例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中安K幣
中國安徽在線網站(中安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