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線首頁|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中安在線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您當前的位置 : 歷史區域文化區域要聞

從文物看『茶』字的演化

時間:2017-05-15 09:50:00

  茶樹和飲茶的習慣來源於我國,具有悠久的歷史,並逐漸傳播到全世界,成為世界各地普受歡迎的飲料。在中國茶文化的悠久歷史中,漢字『茶』究竟在何時出現,又經歷了什麼樣的演化歷程,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

  西漢有『茶』字嗎?

  2014年4月,正是新茶上市的時節,蘇州博物館和鎮江博物館聯合舉辦了一個以茶具為主題的展覽,茶的起源和『茶』字的起源自然是重點介紹的內容。有學者在介紹『茶』字起源時提出『茶』在西漢時已經出現,東漢時已明確有『茶』字。但是傳統的觀點認為:『茶,說文無之』,即『茶』這個字在東漢成書的《說文解字》裡沒有。那麼,西漢已有『茶』字的證據是什麼?如果此說不確,『茶』字究竟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首先考察與茶有關的文物。有人認為西漢已有『茶』字,證據是長沙出土的一方印章,甚至有人指明是長沙馬王堆漢墓出土。通過查找文獻和考古資料,筆者認為持西漢即有『茶』字觀點的諸家所引之印應該就是『荼陵』滑石印。周世榮先生在《長沙出土西漢滑石印研究》一文中對此有專門介紹:該印鼻鈕,印面長2.6,寬1.8厘米,年代在文景之際。後收入周曉陸所編《二十世紀出土璽印集成》,編號三—GY-0033,湘049。據圖版印文顯然為『荼陵』,和《漢書·地理志》完全一致,可見西漢印章中已有『茶』字的觀點屬於誤傳。

  來自東漢墓葬的證據那麼,西漢說既是誤解,東漢說確實嗎?有出土文物為證——湖州博物館藏東漢晚期茶字青瓷罍。據《起於累土—土臺、土墩、土冢》介紹,這件罍出土於一座東漢土墩墓,編號湖州窯墩頭M1:1。器身布滿菱形幾何印紋,肩部四系,溜肩,近底部露出紫紅色的胎。最為關鍵的是,肩部劃寫有一大大的『茶』字。如果由這件器物來看,『茶』字的字形在東漢晚期民間就已經有了,距許慎所處的時代相去不遠。也許是過分相信前人對『茶』字的考證,有人竟然把這個罐子上的字直接釋為『荼』,真有些盡信書的味道。

  文獻上的『茶』字

  再來考證相關的文獻資料。茶聖陸羽在我國第一部茶學著作《茶經》中說:其茶字,或從草,或從木,或草木並。從草,當作茶,其字出《開元文字音義》。從木,當作木荼,其字出《本草》。草木並,作荼,其字出《爾雅》。陸羽還列出了茶的五種舊稱,一曰茶、二曰檟、三曰蔎、四曰茗、五曰荈。其實陸羽對《爾雅》略有誤解。在《爾雅》的時代,從草之荼,並不是茶的代稱,因為《爾雅·釋木》雲:『檟,苦荼。』晉郭璞注曰:『樹小似桅子,冬生,葉可煮作羹飲。』陸羽《茶經》雲:『其樹如瓜蘆,葉如桅子,花如白薔薇,實如栟櫚,蒂如丁香,根如胡桃。』可見《爾雅》裡的『檟』就是《茶經》裡的『茶』。在『茶』字出現以前對茶這一事物指稱的詞比較多,但最常用的無疑是『荼』。而『茶』這個後起字最早出現在《開元文字音義》中,是由『荼』字省寫一筆得來,即『荼』是『茶』的字源。盡管《開元文字音義》收有『茶』字,但在正式場合仍用木荼或荼來指代茶葉。隋陸德明《經典釋文》雲:『木荼,埤蒼作。初加切,直加切』。埤蒼乃三國魏張揖所著的文字訓詁書。初唐蘇恭等撰《唐本草》和盛唐陳藏器撰《本草拾遺》都用木荼而未用茶。這個從木的木荼字顯然是為了和從草之荼區分開來而創造的新字,但似乎流傳未廣。朱子振先生《茶字出自中唐匡正》一文指出關於『茶』、『荼』的演變,南宋初年王觀國在《學林》中就作了系統研究,提到《廣韻》曰『荼,宅加切,苦茶也;亦作木荼,俗作茶。』《廣韻》作者為隋代陸廣微,所收集的素材當在陳隋之際,也就是說『茶』字在此以前已經出現。顧炎武綜合諸家成果,在《唐韻正》卷四說:『荼,宅加切,古音塗。按荼荈之荼與荼苦之荼,本是一字,古時未分麻韻,荼荈字亦只讀為徒。漢魏以下乃音宅加反,而加字音居何反,猶在歌戈韻。梁以下始有今音。』

  『茶』字演化的剖析

  最後,本文嘗試提出如下結論。按照文字學家和考據學家的意見,『荼』字舊讀t?,漢魏以後讀作ch?,作為俗字的『茶』在隋代已經收入字書,開元時期正式定型,陸羽以後流行開來。明顯可見出土文物和字書的記載不太吻合。除了東漢湖州青瓷罍外,一直到唐代晚期法門寺地宮出土茶具都寫作『荼』。可是唐代中晚期,石刻文獻中的『茶』字均已寫作現在通行的形態。這種矛盾正是我國文字形成特點的一種表現:通常先有名和音,民間先用現成的字代替,再經過長期的使用,最後產生新的字形。新字形出現後,首先在知識階層使用,最後又被民間認可。『茶』字的出現正好驗證了這樣的演變過程。首先,出現了茶這一事物,因其苦味和『荼』接近,人們就以『荼』暫時指代,考慮到菜荼為草本,茶荼為木本,人們使用了諸如『檟』『木荼』之類從木的字來表示『茶』,但在民間都沒有『荼』使用廣泛。有時為了區別二者,也將茶稱之為『真荼』、『苦荼』。唐代飲茶風行,現在通行的『茶』字開始進入字書,陸羽《茶經》的出現推動了茶文化的發展,知識階層對『茶』字和『荼』字的區分逐漸嚴密起來,但民間依然使用『荼』字,所以五代的文字學家徐鉉在校訂《說文解字》時說:『荼,苦荼也,從艸,餘聲。同都切,臣鉉等曰:此即今之茶字。』至於湖州『茶』字罍,目前還是個孤例,與其承認是『茶』字,還不如暫定為『荼』字的簡寫較為合理。

  文物上的『荼』與『茶』

  雖然『茶』字在東漢民間就已出現,但在其後出土的飲茶器物中仍然多用『荼』字代『茶』字。魏晉南北朝時期,飲茶風氣在南方已經很盛,但未見關於『茶』字的文物出土。唐代是飲茶大盛的時期,茶具產量很大,故而出土的相關文物也較多,尤以長沙窯產品為多。如:1953年長沙藍岸嘴窯窯址出土一件玉璧底青釉褐斑茶碗,碗底裡側碗心有褐綠彩書『荼?』,即茶碗;同樣是長沙窯產品,1998年印尼黑石號沈船上也發現一件青釉褐綠彩茶碗,在其碗心用褐彩書『荼盞子』,顯然就是『茶盞子』的異寫。黑石號因出土有『寶歷二年(826)』銘文瓷器,故其沈沒時代被斷定為九世紀上半葉。長沙華凌石渚博物館藏有銘文的盒蓋一只,裝飾有四圈凸起的同心圓弦紋,上用軟筆書寫釉下綠彩『大荼合』三個字。因此器的『荼』寫作似『茶』但草頭下多一橫,故有人釋做『茶』,不確,就字形來看還是『荼』字。另外熊英女士珍藏的長沙窯『張家荼坊三文』茶瓶也寫成這個『荼』。著名的長沙窯鎮國茶瓶之『茶』一般釋做現在常見的茶字,但細審圖版,似乎還是在茶字的木部上有一短橫,即『荼』字。長沙窯另有一件岳麓寺茶碗,據周世榮先生《從唐詩中的飲茶用器看長沙窯出土茶具》一文介紹『圓形敞口碗圓脣外侈,腹斜收,玉璧底,碗心折平,底粉上書「岳麓寺茶?」五字。通體施草黃色薄釉,底沿將釉抹去,墨書「張惜永充供養」六字』。有研究者據此報道,按照『茶』字的形態演化進一步發揮,認為這件碗的年代比藍岸嘴茶碗年代要晚。時代分早晚是可能的,但是細審圖版,岳麓寺這件茶碗的『茶』字只是『荼』字的異體字,寫為『茶』字之草頭下多一橫。在黑石號茶盞子裡,也可以看到這一橫。就目前所見,長沙窯諸器上的『茶』字均寫作『荼』。

  唐都長安也出土過幾件和『茶』字有關的文物:其一,西明寺石茶碾,茶字仍然寫作『荼』字。西明寺是長安著名的寺廟,初唐始建,一直延續到晚唐,是武宗滅佛時得到保留的寺廟之一。其二,長安平康坊出土大中十四年鎏金茶托子,其銘文之『茶』也寫作和岳麓寺茶碗一樣的『荼』;其三,法門寺地宮出土茶具及《物帳碑》。法門寺出土咸通十年帶銘文的茶碾和茶羅各一件,其上銘文之『茶』字也寫作『荼』字,但《物帳碑》中用到三次『茶』字卻沒有寫作『荼』字。西安大和三年王明哲墓也曾出土過一件『老導家茶社瓶』,但目前尚未有圖像資料,無法判斷茶字的具體寫法。可見,以『荼』代『茶』的習慣,持續時間很久,甚至在一件北宋初開寶三年的敦煌文書中也寫作『荼』。

  此外,學者們還注意到在唐代石刻中『茶』字書寫的變化。顧炎武在《唐韻正》中提到『餘游泰山岱岳,觀覽後碑題名,見大歷十四年(779)刻荼藥字,貞元十四年(798)刻荼宴字,皆做荼……至會昌元年(841)柳公權書《玄秘塔》,大中九年(855)裴休書《圭峰禪師碑》茶毗,僅減此一劃,則此字之變於中唐以下也』。現代茶學家也都注意到這一現象,並認為茶字的流行和陸羽《茶經》的問世有密切關系。

來源:中國文物信息網  作者:程義            編輯:錢晶
網站介紹 | 廣告刊例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中安K幣
中國安徽在線網站(中安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