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線首頁|中安在線手機版|安徽發布|省政府發布|中安在線微信|中安在線微博

設為首頁

英文|簡體|繁體

當前位置: 您當前的位置 : 歷史皖人故事皖人要聞

唐代詩人韋應物在滁州

時間:2016-08-24 13:41:00

  《新唐書.地理志》:『滁州,永陽郡,上。武德三年析揚州置。土貢:貲布、絲布、紵、綀、麻。有銅坑二。戶二萬六千四百八十六,口十五萬二千三百七十四。縣三:清流(上),全椒(緊),永陽(上,景龍三年析清流置) 。』

  《舊唐書.地理志》:『滁州,下,隋江都之清流縣。武德三年,杜伏威歸國,置滁州,又以揚州之全椒來屬。天寶元年,改為永陽郡。乾元元年,復為滁州。舊領縣二,戶四千六百八十九,口二萬一千五百三十五。天寶領縣三,戶二萬六千四百八十六,口十五萬二千三百七十四。在京師東南二千五百六十四裡,至東都一千七百四十六裡。清流,漢全椒縣地,屬九江郡。梁置南譙州,居桑根山之朝陽,在今縣西南八十裡南譙州故城是也。北齊自南譙故城經治於此新昌郡城,今州治是也。隋改南譙為滁州,後廢。武德三年復置,皆治於清流縣。全椒,漢舊縣名。梁北譙郡,又改為臨滁郡。隋改為滁縣,煬帝復為全椒。永陽景龍二年,分清流縣置。』

  可見,唐代滁州轄境,乃漢代之全椒縣境。

  唐代滁州,下轄清流、全椒、永陽(緊)三縣,其中,永陽人口最多。唐之州縣,均主要依據戶口數量,分為若乾等級。大體唐代早期,滁州為下州(《唐六典》:戶不滿二萬者為下州,戶二至四萬為中州);天寶年間已是中州;安史亂後,北方人戶因逃離戰亂而大量移居滁州,隨著州縣定級制度調整,成為上等州。查《元豐九域志》,宋代滁州轄境應未變,三縣,二望一緊,主客戶計四萬餘,較天寶年間增長了六成。可見,唐晚期至宋朝,滁州是一個人口較多、經濟較為繁榮的地方。

  安史之亂後,滁州地位越來越重要。杜佑《通典· 州郡十一》描述滁州地理位置:

  (滁州今理清流縣) ,『永陽郡,東至廣陵郡三百裡。南至歷陽郡一百九十八裡。西至?離郡二百六十裡。北至淮陰郡一百六十二裡。』

  滁州東臨揚州、北枕淮河、南靠長江。淮河、長江皆經濟大動脈;揚州乃東南戰略要地,安史之亂後,駐揚州的淮南節度使,多由朝廷信得過的宰相級別人物擔任。此時朝廷賦稅,主要依靠東南地區。

  德宗建中三年(782年),德宗正發動討伐河北藩鎮的戰爭,必須以德纔兼備者,確保這一帶的安全。此時的淮南節度使陳少游,是一個並不可靠的人物,估計是經過反復權衡,朝廷選拔比部員外郎韋應物轉任滁州刺史。據其詩判斷,他在滁州,大約乾了三年時間,與此時任期制度相合。之後,調任江州刺史。隨後,又擔任蘇州刺史。

  韋氏是唐室向來倚重的家族。韋應物任職滁州,便是朝廷對他充分信任的表現。

  韋應物是一位十分重要的詩人。遺憾的是,要想了解他,主要得依靠其詩作。近年有關於他的碑文出土,可稍解缺憾。

  韋應物出生於關中世家大族京兆杜陵韋氏。據韋應物墓志銘,其高祖是高級官員韋挺(新、舊《唐書》有傳);曾祖韋待價為武則天時宰相;祖父韋令儀官至梁州都督;其父親韋鑾官位不顯,僅為宣州司法參軍。韋應物之子韋慶復亦進士及第。晚唐著名詩人韋莊,也是韋應物後人。毋庸置疑,這是一個書香門第。

  韋應物少年從軍,擔任唐玄宗侍衛(《燕李錄事》『與君十五侍皇闈』),同時借讀於太學。據韋應物回憶,這一時期,他頗為頑皮,《逢楊開府》道:

  少事武皇帝,無賴恃恩私。身作裡中橫,家藏亡命兒。

  朝持樗蒲局,暮竊東鄰姬。司隸不敢捕,立在白玉墀。

  無賴?俠客?反正,青年韋應物乾了不少壞事。安史之亂後,韋應物脫下軍裝,開始安心讀書,文名漸顯,亦踏入官場。

  韋應物擔任過玄宗衛士的經歷,也可能是唐室對他政治上、軍事纔能上予以高度信任的原因之一。

  韋應物任職滁州、江州、蘇州期間,一直孤身一人。夫人元苹於大歷十一年去世後,韋應物終身未娶。韋應物親筆撰寫的元苹墓志證實夫婦情深意篤。每當夜深人靜,他倍感孤獨。

  《郡齋臥疾絕句》:

  香爐宿火滅,蘭燈宵影微。秋齋獨臥病,誰與覆寒衣。

  韋應物長期擔任地方大員,但是,『家貧』二字不斷出現在他的詩中(如《答裴丞說歸京所獻》『家貧無僮僕』;《將發楚州經寶應縣訪李二忽於州館相遇月夜書事…李寶應》『對月言家貧』)。蘇州是當時最富庶的州郡,而在卸任蘇州刺史後,他竟然無錢回京城定居,不得不寓居於蘇州的寺院裡,一家人靠租田自耕為生。

  《寓居永定精捨(蘇州)》:

  政拙忻罷守,閑居初理生。家貧何由往,夢想在京城。野寺霜露月,農興羈旅情。

  聊租二頃田,方課子弟耕。眼暗文字廢,身閑道心精。即與人群遠,豈謂是非嬰。

  無疑,韋應物是一位清正廉潔的官員,與他詩中表達出來的濟世救民的情懷完全一致。

  一、上任滁州前

  這兩首詩,是韋應物上任滁州前所作。『效愚方此始』,『服膺理庶甿』,表達了他濟世救民的赤子之心。

  【自尚書郎出為滁州刺史(留別朋友兼示諸弟)】

  少年不遠仕,秉笏東西京。中歲守淮郡,奉命乃征行。素慚省閣姿,況忝符竹榮。

  效愚方此始,顧私豈獲並。徘徊親交戀,愴悢昆友情。日暮風雪起,我去子還城。

  登途建隼旟,勒駕望承明。雲臺煥中天,龍闕郁上征。晨興奉早朝,玉露沾華纓。

  一朝從此去,服膺理庶甿。皇恩倘歲月,歸服廁群英。

  【將往滁城戀新竹,簡崔都水示端】

  停車欲去繞叢竹,偏愛新筠十數竿。莫遣兒童觸瓊粉,留待幽人回日看。

  二、赴任途中

  他赴任所經過的路線。經黃河,入開封;此後走運河,先後過商丘、宿州。結合其它詩作,接下來的路線當是沿著運河,經淮陰、揚州,再到滁州。

  【寄大梁諸友】

  分竹守南譙,弭節過梁池。雄都眾君子,出餞擁河湄。燕謔始雲洽,方舟已解維。

  一為風水便,但見山川馳。昨日次睢陽,今夕宿符離。雲樹愴重疊,煙波念還期。

  相敦在勤事,海內方勞師。

[1]  [2]  下一頁  尾頁
來源:中安在線  作者:            編輯:錢晶
相關新聞
網站介紹 | 廣告刊例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中安K幣
中國安徽在線網站(中安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皖B2-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8228